筆趣島 > 牧神記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境界的顛覆者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境界的顛覆者

  他的十五座天宮之中,位列第一的是主天宮,是由靈胎神藏中蘊藏的大道所化。

  排名第二的是大羅神識天宮,之后便是劍天宮、龍天宮、魔天宮、造化天宮、武道天宮,以及畫道天宮。

  這八座天宮是完整的。

  其他天宮,如刀天宮、醫天宮、神通天宮、鑄造天宮、佛天宮、盜天宮、陣天宮這七座天宮則是殘缺不全。

  這次秦牧試圖元神突破八座完整天宮的南天門,如此一來,便算是跨入真神境界,只是不全而已。

  等到屠夫馬爺他們修煉有所成就,參悟出直達帝座的功法,秦牧便可以直接從他們那里學來他們的功法,完善剩下的七座天宮。

  他的霸體三丹功而今可以算是小天庭功法,離十八座天宮的大天庭功法還有一段距離。

  秦牧催動霸體三丹功,元神屹立在主天宮的南天門前,突然,他的元神分化,一分為十六,十六元神出現在十六天宮之中。

  這是三元神不滅神識中的元神分化之術。

  赤皇的三元神不滅神識經過他的改良之后融入到霸體三丹功中,與其他修煉天庭功法的人不同,比如元姆夫人、帝后娘娘,她們的大天庭功法采用的是元神投影,元神投影到一個個天宮中,并非是真正的元神。

  而秦牧用元神分化,用的是真正的元神。

  秦牧這十六元神齊頭并進,一起跨入南天門中。

  無形的壓力襲來,南天門的壓力很是古怪,是從各個方面襲來,元神的每一寸肌膚表面都承受著極大的壓力,不僅如此,甚至元神體內任何一個角落也承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

  從前秦牧并不明白這種壓力來自何處,而現在他知道這便是道壓。

  天宮這個境界,仿造的便是天庭的架構,南天門是天庭的南天門,那座南天門是古神大道所化。

  可以說每一個進入神境的神人,他們的南天門都是天庭南天門的投影,進入門中承受住道壓,走入天宮,才算是真神。

  不過秦牧的天宮中有后天大道所化的南天門,劍天宮、造化天宮、武道天宮、畫道天宮這四座天宮帶來的壓力又各不相同,與傳統的天宮南天門的壓力并不一樣。

  劍天宮的南天門仿佛是有無數口飛劍從他元神體內各個方向刺入他的元神,破壞他的元神劍道,迫使他不得不催動劍道來對抗。

  他像是在面對開皇這尊劍道大帝,他的元神不由自主的施展出各種劍招,與那無形的開皇抗衡。

  畫道天宮的南天門中,他像是走入了無數個匪夷所思的畫道世界,每前進一步便像是從萬千世界中穿過,經歷種種磨難。

  他的元神以道為筆,以元氣和神識為墨,在南天門中畫出一個個光怪陸離的世界,仿佛在與聾子這位畫圣對抗,用畫道來抵擋畫道。

  造化天宮的南天門中,他又像是遭遇了赤皇和明皇這兩位大家,與一尊最為偉岸的造化大帝較量造化之道!

  武道天宮的南天門中,他則像是與最為強大的武道大帝抗衡,就像是在面對武斗天師一般!

  秦牧八個元神同時邁步向前走去,南天門的壓力越來越大,讓他的元神漸漸縮小。

  他當機立斷,調動肉身機能,靈肉一體,對抗這股壓力,艱難前行。

  對抗傳統的南天門最是簡單,對抗后天大道所形成的天宮卻最是艱難。

  因為古神大道已經被研究透徹,而后天大道才剛剛起步。

  他的主元神,大羅神識元神,龍元神,魔元神都各自平安穿過南天門,然而劍元神、武道元神、畫道元神和造化元神卻還被困在南天門中。

  寶輦向星空深處行駛,不知不覺間又來到天河,龍麒麟掌控著寶輦的方向,煙兒則在努力的消化自己吃掉的古神。

  “以這個速度,大抵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來到教主所說的位置。”

  龍麒麟向前張望,只見現在的天河走勢與后世的天河大為不同,他遠遠看到一道銀河從宇宙的高遠之地墜落下來,然后流向宇宙四極。

  無數星辰圍繞著這道銀河旋轉,想來天河之水從玄都流出,而在那道銀河的頂端,應該便是玄都。

  天龍寶輦此刻的方向正是銀河的下方。

  車廂內空間廣闊,秦牧在修煉,無暇關注其他人,大鴻、古曉則在套羅霄的話,只是盡管兩人口吐蓮花,羅霄也始終沒有說太虛到底在哪里。

  時光悠悠,這一日天龍寶輦終于來到銀河下方,不再繼續前進,向銀河墜落之地的更深處前進。

  而在此時,秦牧終于突破劍天宮的南天門,沒過多久又突破武道天宮和造化天宮的南天門,只剩下畫道未曾突破。

  “教主,目的地快要到了!”龍麒麟的聲音傳來。

  秦牧張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畫道元神從畫道天宮的南天門中退出,沒有繼續堅持下去。

  他的畫道比聾子還是遜色許多,即便是繼續堅持下去,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突破這座南天門,成為畫道真神。

  “三位兄長,祖庭快要到了,咱們出去罷。”秦牧向大鴻等人道。

  大鴻、古曉和羅霄上前,各自看向秦牧,露出驚訝之色。

  現在的秦牧與數月之前的秦牧大為不同,他散發出的氣質帶著一種奇異的道韻,站在那里,像是隔絕于世。

  這種感覺就像是秦牧體內蘊藏著一個宇宙,與外在的宇宙隔絕,他體內的宇宙中有著自己的天地大道,有著自己的宇宙洪荒。

  “他的修煉路徑,絕對與其他神通者和神人們不同!”古曉和大鴻心中暗道。

  秦牧的修煉路徑,與眾不同。

  龍漢之前,并沒有境界這種說法,從造物主一族被滅絕到龍漢初年天庭成立這段漫長的光陰中,是半神種族壯大的過程。

  這個時間段內,人們并不修煉,而是靠血統來決定強弱。

  誰的血統更強血脈更好,實力便更高。

  這段時間內,古神子女統治著世間各族,瑯軒神皇、祖神王這等半神便是其中的魁首。

  龍漢初年前后,七天尊開創了神藏七境界,御天尊死亡,秦牧臨場發揮,參悟出成神的長生法,與昊天尊一起將天宮七境界和天庭境界傳授給世人。

  從此之后,才有了境界之說。

  因此,境界是秦牧與其他天尊一起開創的這句話并不為過。

  后世中很多人沒有想過這一點,貿然用境界來衡量秦牧,只會對他的修為實力得出錯誤的結論,因此而死在他手中的神魔也不在少數。

  對于龍漢初年的世人來說,秦牧與七天尊確立的神藏天宮修煉體系尚未深入人心,這個時代的半神和其他種族修煉神藏天宮體系,更多的是為了像古神一樣長生不老。

  半神們修煉神藏天宮,只是為了長生不老,血統才決定實力。

  然而在之后的漫長歲月中,越來越多的人會發現神藏天宮體系的強大,讓血統論漸漸邊緣化。

  血統不再代表實力,這是對半神古神的顛覆,因此龍漢時代的變革叫做龍漢革命。

  革的是半神和古神的命。

  之后更加漫長的歲月中,神藏天宮體系深入人心,根深蒂固,深入到人們不去懷疑,不去思索為何神藏天宮體系會讓人如此強大。

  然而對于誕生在百萬年之后的秦牧等人來說,他與江白圭、延豐帝、虛生花、王沐然、林軒等延康變法的先驅者,已經開始懷疑這個真理。

  于是便有了天河神藏,顛覆了神橋神藏。

  秦牧是這場變法中對神藏體系和天宮體系的最大的顛覆者。

  他在延康劫之后無魂無魄,靠神識吊住性命,暫保不死,于是開創出應劫劍,一劍蕩平了自己的天宮和七大神藏,重新開辟靈胎,擁有了魂魄。

  他用一座靈胎神藏演化宇宙洪荒,演化諸天古神,完全超越了神藏修煉體系,他已經走出了一條與前輩先賢完全不同的道路。

  單純用境界,已經很難衡量他的成就。

  世人所熟知的神藏天宮境界,是他與七天尊開創的,但也是他打破的。

  他在重新開辟靈胎神藏之后,其修為便可以與真神甚至瑤池境界的天神媲美!

  他甚至可以完全拋棄天宮天庭體系,尋找一條自己的道路不斷前進,直至一個妙不可言的境界!

  然而為了快速成長,他還是拋棄了這條道路,重新回到天宮天庭體系中。

  不過經歷了那次蛻變,他也與神藏天宮體系的神通者和神祇有了很大的不同。

  對他來說,他自始至終只有一個境界,那就是靈胎境界。

  因為他的天宮或是天庭,并非是在靈胎神藏之上,而是在靈胎神藏之中!

  天宮境界,天庭境界,只是他的靈胎境界中的兩個小境界!

  天宮境界中的七境界,是小境界中的小境界!

  這是他與其他神通者和神祇最大的不同之處。

  他的天宮所有境界甚至天庭境界都是一個整體,統一在靈胎境界之中。

  別人是亦步亦趨的學生,而他則在延康劫后便已經從他開創的境界中超脫出去。

  境界這種東西,是開創者教導庸人修煉的框架,作為開創者,他試著跳出境界的束縛。

  當然,秦牧還需要借助百萬年來人們的智慧,甚至還需要變法者的智慧,才能更進一步。

  這也是他沒有拋棄天宮天庭體系的原因。

  他需要這些人的智慧來讓自己成長。

  只有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修煉到能夠與十天尊抗衡的程度。

  從這點來說,他并非是一個徹底的顛覆者。

  徹底顛覆,才是革命,沒有徹底顛覆,只是修修補補,則是變法。

  龍漢時代是革命,顛覆了從前的血統決定論,讓修煉成為主流。

  赤明時代是革命,顛覆了半神對人的優勢,人可以與神一樣強大。

  上皇時代是革命,顛覆了人對神的敬畏,提出人命大于天的理念,并且踐行。

  開皇時代是變法,延續上皇時代的結果。倘若開皇時代做到后天大道烙印虛空,開皇、武斗天師等人成為新一代的古神,那么便是革命而不是變法了。

  延康并沒與顛覆前代,而是改良、完善神藏和天宮體系。這也是延康變法不能被稱為延康革命的原因。

  五個時代人和神的努力,一代又一代人用自己的性命和鮮血,讓神藏和天宮體系變得完美,讓人們的理念不斷前進。

  秦牧是這場延續百萬年的革命和變法中的另類。

  秦牧走出寶輦,看向前方,那里只有一片虛空,沒有星辰,沒有星云,沒有亮光,什么都沒有,像是星空中的黑暗區域!

  “祖庭,就在這里。”他心神激蕩。

  古曉看了看他,低聲道:“牧兄弟是造物主嗎?”

  秦牧搖頭。

  “那么,你不要釋放出惡魔。”古曉看著那片虛空,輕聲道。

  秦牧怔了怔,羅霄則興奮的來到車頭,神識觀想,身后一片虛空打開,一座祭壇從虛空中飛出。

  “這里是否是祖庭,驗證一下便可以知道了!”他大聲道。

  “如何驗證?”秦牧問道。

  羅霄難掩興奮:“召喚一只虛空巨獸!”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