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神秘老公有点坏 > 第2988章 你是个懦夫!

第2988章 你是个懦夫!

  许绍延浑身僵硬的站在那儿,只觉得喉咙咸的发涩:“如果你不想让她来,我可以……”“不用了,这是你们的婚房,她该来的,该走的人是我。”

  傅朵朵将自己最后一件衣服放入行李箱,狠狠的盖上,决?#22351;?#20687;是为了不给自己留一丝后悔的余地,“但是你记住,我是不会祝福你们的!”

  原本就行动不便,又拖着那?#21019;?#20010;行李箱,想当然,步履维艰。

  拖了好几?#25105;?#27809;有将行李箱拖起来,可是她挺直了背脊,一脸的倔强,那多?#24187;?#38047;也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的表情,还是深深刺痛了许绍延的眼。

  他走上前,夺下她手中的箱子:“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走,那个男孩子要上班,也没工夫照顾你。”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把箱子给我。”

  “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许绍延有些动了怒,加重了语气,“如果你不想让李姝瑶过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何必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他的口吻?#28216;?#26377;过的严肃和生硬,冷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傅朵朵怒极反笑,金鸡独立站在那儿,浅勾着嘴角望着他:“你这是舍?#22351;?#25105;走,在挽留我吗?”

  “我只是不希望你这样离开,医生说了,你的脚不能再折腾了!”

  “好啊,那你打电话,让她别来了!”

  傅朵朵负气喊道,其实也只是逞了一时口舌之快,却不想,许绍延竟然真的拿起?#21482;?#32473;李姝瑶去了电话。

  傅朵朵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他向李姝瑶道了谢,又道了?#31119;?#28982;后又解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满?#22351;?#24594;火像是瞬间被兜头一盆冷水给浇灭了,她站在那儿,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楼下,唐柏谦的电话也来了。

  许绍延幽幽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你要走,我不反对,但至少等你脚伤养好了再走。

  那个男孩子也不能好好照顾你,你让他?#28982;?#21435;吧。”

  傅朵朵有些怔怔的接了电话,也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耳边一直都是嗡嗡的,直到许绍延按着她的肩,让她坐在床沿,他又转身去拿她的行李。

  一切重新归位,仿佛他们刚才的争吵,也全部不存在。

  “你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许绍延的声音听来似乎有些不真实的遥远。

  傅朵朵蠕动了一下双唇,回答:“都?#23567;!?br/>
  许绍延出去了,做了个简单的蛋炒饭。

  对坐在对面的傅朵朵说:“今天先简单吃点,明天我再给你去买菜。”

  傅朵朵没说话,就这么低着头,拿着筷子吃饭。

  可是吃?#25062;?#30528;,眼泪就无声的滚了下来,滚到了饭碗里。

  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大半的面容,然而许绍延坐在她的对面,尽管她低着头,那无声的泪花还是落入了他的眼。

  晶莹的米饭,此时似乎还带上了咸涩,令人难以下口。

  许绍?#28216;?#30528;筷子的手?#27493;?#20102;紧,想说话,却不知从何启齿。

  这顿饭,吃的那么闷。

  傅朵朵草草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声音有些沙:“?#39029;?#39281;了。”

  许绍延低低嗯了一声,收拾碗筷:“那早点休息吧。”

  夜色阑珊,窗前一轮孤独的明月。

  傅朵朵趴在阳台的栏杆上,静静的望着天上清冷月华。

  突然,一块温柔的披肩落在她的肩头。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他身上似有若无的气息,早已侵入她的肺腑。

  “外面冷,还是早点进去吧。”

  许绍延沙沙的嗓音,特别磨耳朵。

  傅朵朵扶着栏杆的手?#30422;?#36731;撩动了一下,嘴角扬起似有若无的笑:“你看今晚的月色不错。”

  只?#19978;?#27809;多久,便又乌云遮了月,留下?#22351;?#30340;幽?#23707;?#24808;淡。

  许绍延再次催促她:“冷了,你该去休息了。”

  “你?#28909;?#21543;,我再待会儿。”

  傅朵朵拒绝了许绍延的关心,依旧保持着那凝望的姿态。

  许绍延蹙了?#20037;迹?#31449;在她身边没有动。

  傅朵朵转过头,眼里凝了一朵笑花:“怎么了,你是担心我从这儿跳下去吗?”

  许绍延沉默着,他不是怕她跳下去,只是觉得这样的她,很陌生,就像一缕缥缈的青烟似的,仿佛随时会飞走。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做傻事的。”

  她都这么说了,许绍延也没有再坚持,点了点头:“那位先进去了,你也别待太久,外面冷。”

  只不过就在许绍延转身的刹那,他劲瘦的腰间,却被人用力圈住了。

  是傅朵朵,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后背上,那么紧,贴的那么紧,不留一丝缝隙。

  许绍延一怔,便抬起手想要抽开她的手,可是刚覆上她的?#30452;常?#20613;朵朵低微?#36894;?#30340;声音就从背后传了过来:“你别推开我,你就让我这么抱一次,好不好,就这么一次。”

  女孩的声音微弱的,颤颤的,哭音中还带着卑微的祈求。

  许绍延那看似冰冷的心,突然狠狠震了两下,抬起的手,也满满垂了下去。

  傅朵朵的脸贴在他的后背上,冰冷的脸上,泪痕斑斑,打湿了他后背的衣服,圈着他腰身的双手,不留一点缝隙:“以前你们都说我太小,什么都不懂,说我的?#19981;?#21482;是一时的迷?#23707;?#28608;情,所以把我送出了国,现在,你们也不把我的感情当回事,那么在你们的心里,什么样的感情才叫爱情,许绍延,你就是个懦夫!”

  两行泪再次滚落,热泪从眼眶里流下来,马上就变得冰冰凉凉,傅朵朵突然厉声质问,一把推开了许绍延的后背,背过身去,掩面痛哭。

  呜咽的悲鸣,像一只手,遏住了许绍延的心脏,令他钝痛的无法呼吸。

  帝都的天,总是充满了阴霾。

  李姝瑶约了许绍延见面。

  她要了杯咖啡,她坐在窗边,可窗外没什么阳光,只有无边的萧瑟,咖啡杯里氤氲着升起的热气,为这个冬日增添了几分温暖。

  许绍延?#22351;劍?#20415;和她道歉。

  李姝瑶微微挑?#36857;骸?#25105;都还没说什么呢,你就道?#31119;?#36825;么说,看来我想的都是真的了。”
腾讯足球手游
香港赛马会连赢赔率 北京pk10三码全天计划 日剧排球女将 乐彩01极速快3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平特生肖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历史最大遗漏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云南11选5开奖历史结果查询 号外彩票官网 七乐彩规则 虚拟彩票快三投注 河南快3直播下载安装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国家最新排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