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劍極虛空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比試結束

第五百九十九章 比試結束

  紫火星帝的評價,讓林河的心頭也掀起了波瀾。

  他著實沒想到,自己這半年來的修煉成果,竟然寶貴到了如此地步。

  隱隱間,他又想到了那位道衍劍圣創造的九衍劍,想到了第一式的名稱無生滅。

  他仿佛把握到了一些什么,但仔細去想,卻又沒了眉目。

  “我可否問你一個問題?”紫火星帝忽然道。

  林河正色道:“前輩但問無妨!”

  盡管紫火星帝殺了不少人,但林河對他并無惡感。

  來到這秘境大陸,他的劍術突飛猛進,直至今天的地步,可以說一大部分功勞都在紫火星帝身上。

  星帝沒有收他為徒,也沒和他探討過修煉問題。但卻用那玉璧劍法和一次次的戰斗,用另類的方式教導了他。

  紫火星帝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你是怎么領悟生滅劍心的?”

  他眼內滿是期待和在意,沒有絲毫的掩飾。

  除非師徒,否則詢問別人修煉方法,在修煉界是很犯忌諱的。

  但紫火星帝行事隨心所欲,他很好奇,很想知道,所以就不刻意忍著,而是直接問了。

  林河遲疑了片刻,一時間不知該如何作答。

  紫火星帝見他糾結,便擺了擺手:“你若不愿說,便罷了,我不會強迫你。”

  林河搖了搖頭:“前輩誤會了,我只是不知從何說起,因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哦?你自己都不知道?”

  “應該是從第一次艱難多撐一招時,就開始有了生滅劍心的雛形。”

  林河仔細思索了一番,緩緩道:“那次,我差點沒能過關,最后一招時,突然找到了一線生機,終于艱難度過。”

  紫火星帝微微恍然:“之后每次比試,你多撐一招,都是在一點點熟悉那一線生機?最終,領悟了生滅劍心?”

  “不錯!”

  林河攤了攤手,無奈道:“畢竟一旦失敗,那就是死,我不得不逼迫自己。而且是每隔十天二十天就一次,我不想熟悉都不行。”

  紫火星帝第一次感到了無語,難道林河這生滅劍心,還是自己逼出來的不成?

  他搖了搖頭:“沒那么簡單,換作旁人,早就已經提前死了。你能一次次感知到那玄之又玄的生機,必然還有其他原因。”

  林河回想片刻:“除此之外,那就只有星陣了。”

  “星陣?”

  “沒錯,這段時間我一直在研究星陣,應該是這個原因了。”

  紫火星帝錯愕不已,他著實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竟然是因為星陣?”

  他甚至重復了一遍,眼內滿是懷疑,仿佛林河在說謊。

  他可是一直都沒把丹器陣這些門道放在眼里的,在他眼里這些只是小道。

  林河研究星陣,在他看來就是不務正業自暴自棄。

  林河點了點頭:“確實是因為星陣,星陣本身就是因為天地規則才能產生效果。天天研究星陣,日積月累之下,我的劍法也漸漸帶上了一些星陣規則的衍化方式。”

  他自然不會說出星神紋和隱線,而星陣本身是由規則驅使,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

  紫火星帝眼內閃過了一絲茫然,似乎無法明了。

  許久之后,他才忽然笑了笑。

  “呵,竟是因為這個原因么?難道真是一法通萬法通?”

  他揮了揮手,眼內閃過了一抹罕見的疲憊。

  “雖然生滅劍心能認出的人不多,但還是給你個提醒,盡量不要過多展露。”

  林河皺眉道:“為什么?”

  紫火星帝淡淡道:“那是會讓你成為這片星域最受矚目的天才,但也會害死你。”

  “前輩可否明示?”

  紫火星帝幽幽道:“你只要記住,提防那九曜就行了。我之所以會被困在這里,就是拜他所賜!這些年我一直找人比試,就是為了突破到劍圣殺出去,但很可惜……還是不得其門而入。”

  “中央天域的那位九曜星帝?”

  林河一驚,忽然明白了點什么。

  ……

  來到瀑布外面,石洞外的眾人依舊在等候。

  這一次,林河在里面呆的時間特別長,眾人都差點以為他死了。

  現在看到他出來,紛紛松了一口氣。

  如果他死了,那之后涂清莊芮嚴不聲這些人一個都活不下來,都會死在后續的比試之中。

  如果他們都死了,那七大高手的壓力也會更大。

  在這群人之中,林河存在的意義太大了。

  “林兄弟!”

  “林小友,恭喜你又過了一關!”

  眾人上前道賀,高冠男子和綠袍老者也向林河微微點頭致意,而后便打算回到石洞內繼續參悟劍法。

  但緊接著,身后的石洞就傳來了一陣轟隆之聲。

  山體崩塌,亂石飛濺,煙塵滾滾!

  眾人一震,旋即失聲驚呼!

  “玉璧!”

  “星帝的劍法!”

  “不好!”

  一座山崩塌,對這些星尊星河境強者來說,并不算什么。

  星河強者甚至憑空能讓一座山的崩塌過程停滯下來。

  但這次,無論高冠男子還是天孤客等人如何出手阻止,都攔不住那座山徹底塌下來。

  而那石洞內的留有星帝劍法的玉璧,已經盡數毀壞,沒有一塊完好的。

  就算是星陣宗師,也不可能將它們復原了。

  站在那廢墟上空,眾人的面色無比難看,尤其是七大高手。

  玉璧劍法存在了上千年,突然就這樣沒有了,他們無法接受。

  “這,這是星帝親自出手毀了玉璧劍法啊!”

  “怎么會這樣?”

  “不……我還沒參悟夠呢……”

  雖然玉璧劍法在場每個人都學過,也都記得,但僅憑記憶,是無法還原其中一些深奧意境的。

  有人悵然若失,有人失魂落魄,仿佛失去了主心骨。

  也就在此時,陰陽二老忽然從瀑布內飛了出來。

  高冠男子沉聲道:“陰老,陽老,這究竟是何意?”

  他一開口,眾人紛紛七嘴八舌。

  “是啊,難道星帝不愿讓我們學他的劍法了么?”

  “那我們今后還怎么比試?”

  虬髯大漢陽老擺了擺手:“諸位稍安勿躁,這對你們并非壞事,而是好事。”

  “這還算好事?沒了玉璧,我們的劍法還怎么進步?今后的比試……”

  白須老者陰老木然打斷:“今后沒有比試了。”

  (本章完)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