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356章 真-光明使者(下)

第356章 真-光明使者(下)

  “你能不能消停一会!”

  梅丽珊卓要被气炸了,面前这?#19968;?#23601;不能当一个正常的预言之子,?#20384;?#23454;实地拿着光明使者去砍异鬼吗。一会要卖,一会又要熔,不折腾不开心?

  艾格也知道自己大概是有点过分,但他必须问清楚。

  赠地现在已经在采取大规模融铸的方式制造黑曜石武器,原因就是经过了梅丽珊卓的确认:黑曜石受热融化、冷却成形这一系列过程,不会让其中含有的火属?#38405;?#21147;损耗流失。

  那么,蕴藏着远强于黑曜石能量的瓦雷利亚钢,是否也有这一特性?

  艾格耐心地?#21364;?#25235;狂的红袍女冷静一点后,才严肃地重复了一遍:“我是在很认真地询问——将‘?#23707;?#22992;妹’熔化重铸,是否会让其克制异鬼的魔法失效?”

  ……

  梅丽珊卓花了好一会才平复下心情。眼前这人,居然不仅能让自己体验到久违的性i乐趣,还能点燃自己都快忘了是什么感觉的怒火,也真算是个奇男子。

  “你的问题就不对,内行人一听就知道:你很典型地没搞清楚‘法术’和‘魔力’、‘附魔’和‘注魔’的区别。”梅丽珊卓很想直接说重铸会失效,好让艾格死了这条心。但大敌当前,她不想因为传达了什么虚假信息,导致预言之子对局势判断失误而影响最终一战的结局,“我曾经用来让你剑发光的就是法术——法术由魔力和施法两步组成,而施放到你剑上的这一过程则叫做附魔。然而,龙钢之所以是龙钢,可不是因为附着了哪一个法术,而是因为龙王之血中的力量,在锻造最关键的一?#20998;?#34987;以注魔的?#38382;?#28145;深地烙刻进了其材质?#23567;?#36825;么做代价巨大且远比附魔困难,对?#24615;?#29289;的要求也极高,可一旦完成,这股力量便会牢固地被锁在龙钢的每分每寸之内。”

  “法术可破坏、可中断、可反制;而魔力却是不?#19978;?#28781;的。‘附魔’的优势在于可以随时随地施加或取消,能实现各种稀奇古怪的功能。但缺陷就是,极不稳定,别说是熔化重铸,就是磕出条裂纹来都会顷刻失效。”梅丽珊卓渐渐冷静下来:“而‘注魔’,不足之处在于魔力被深深地锁在材质深处难以外放,不刺入敌人身体效果便无法发挥。而优势则是:除非掌握正确的退魔方法,不然即使想让它失去魔法属性也难。莫说熔化重铸,就算是切成丁磨成粉,每一撮也依然会牢牢地保留着自己该有的那股力量。”

  “那很好,我准备把?#23707;?#22992;妹熔铸成……”

  “别?#20445;一?#27809;说完。”仿佛为报方才两次被插嘴的仇,梅丽珊卓也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一回艾格的话,“熔铸不损害龙钢的魔法属性,指的是最理想的状况。魔力虚无缥缈、坚不可摧,但瓦雷利亚钢却不是!重铸瓦?#20013;?#35201;高超的技术,一丁点的温度控制不当、一丁点的?#21448;?#28183;入,都可能使其变质变性,而一旦这种情况发生,原?#24515;?#21147;虽然仍存,龙钢自?#19968;?#22797;?#38405;?#30340;功能和其本体的强?#20572;?#21364;会大打折扣。”

  “最理想水平的技术,世上有人仍掌?#31456;穡俊?br/>
  梅丽珊卓嘴角又折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曾经有,但这样的国宝级匠人,都住在瓦雷利?#21069;?#23707;,自由堡垒的核心地带。”

  “你直接说都已经死了不就成了。”瓦雷利?#21069;?#23707;正是末日?#24179;?#21457;生之处,艾格感觉受嘲弄,不满地喷了口鼻息,“还活着的人中,谁的技艺最好?”

  “科霍尔的宫廷内有掌握着最完整瓦钢铸造技术的工匠……”

  “太远了,?#35748;?#28023;对面的工匠?#31995;?#21518;冠镇,我都变成尸鬼跟着夜王打到临冬城下了。”艾格毫不犹豫地否决,“维斯特洛,有水平差不多的吗?”

  “不少知名的铁匠都会在学有所?#29642;?#36873;择去科霍尔进修一番,就我所知,君临就有一位自称知道铸造瓦雷利亚钢的咒语和方法。”梅丽珊卓没再为被打断而生气,而?#21069;?#30528;脸问,“你想要重铸成什么?我不得不提醒你,想让武器拥有杀伤异鬼的效果,镶嵌黑曜石即可。而龙钢剑不惧冰魔法和强韧锋利无物可挡的特性,却是无法复制的!”

  ……

  君临的一位匠人?

  艾格仔细回忆,原著中帮泰温成功重铸寒冰的,似乎就是一位君临的知名攻坚,这样?#36947;矗?#23601;算这人不是世上最?#21028;?#30340;瓦钢重铸?#24120;?#20294;至少兜底的?#31185;?#24615;尚在。

  艾格心?#25216;?#36716;,刹那间便心意已决。他点点头,却话锋一转:“梅丽珊卓女士,还有我们第一次相遇那天的?#19988;?#21527;?”

  红袍女疑惑地偏了偏头:“不太愉快,?#39029;?#35748;我那天有些鲁莽……但如果没记错,我已经得到你的谅解了。”

  “我不是在说不愉快的那部分,而是我们坐下来后?#33268;?#30340;一大堆问题。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拥有超凡力量的活人,也是从你口中,我头一回听说了比异鬼、比你更超然的寒神和光之王的存在……这些不是关键。我最后问的一个问题,你?#31508;?#27809;能给我答案:如果异鬼穿了一身铠甲,那该怎么杀死它们。”

  梅丽珊卓?#31508;?#30340;回答是,施法者的穿着应?#26412;?#37327;简单轻薄,所以她从不穿内衣或厚重的外?#20303;?#36825;一点不久前艾格倒是已经亲自验证过,但问题本身却依旧没得到答案:如果异鬼愿意以牺牲部分施法能力为代价,套上一身黑曜石无法穿透的护甲,那又该怎么对付它们?

  “我?#31508;?#24182;没意识到你就是预言中的王子,所以有许多东西,并未费心思向你解释。”红袍女?#19981;?#24819;起了那段往事,她不假思索地开口,“但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光明使者绝对可以杀死任何穿铠甲的异鬼。”

  “我不怀疑这一点,但剑只有一把,异鬼却有许多只……若是它们全都套上了能?#28889;?#40657;曜石武器的铠甲,我难道要挨个挑战它们?”

  “所?#38405;?#23601;想到了把剑分铸成许多份?”

  ……

  艾格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因为怂而不想和异鬼肉搏,但他亦知道,若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说法,这场争论还要?#20013;?#24456;久。看梅丽珊卓“誓死保护预言之剑”的架势,很可能最后还会引发自己和梅丽珊卓间的矛盾……乃至让她开始怀疑自己预言之子身份的真假。

  虽然自己并不十分在乎?#31508;?#20040;预言之子,但摸着良心讲,他又确实从其中获益?#32423;唷?#19968;个送上门的高质量**兼免费的法师顾问,不要是傻子。

  他清了清嗓子后,神色一肃,进入了久违的忽悠模式:“光之王在火焰中告诉我,我不但该?#35328;?#35328;之剑分成多份,还要将其制成远程武器。”

  平日里不隐瞒、不欺骗、有话直说所保持下来的?#24049;没?#20449;,不就是为了关键时刻玩一场大的也有说服力?之前一直不肯承认自己预言之子的身份,是担心哪天真正的预言之子出现了太过尴尬,但绿先知的一番话让他眼前豁然开朗:所谓的预言之子,不过是个“打哪就指哪”的?#20005;貳?br/>
  根?#20037;?#26377;注定的预言之子,而是谁应验预言,谁就是预言之子。

  ?#28909;?#22914;此,为什么不能是自己?

  果然,此言一出,片刻前还一脸“死也不答应”表情的梅丽珊卓迅速露出惊讶神色,并在下?#24187;?#21464;得无比虔诚和狂热。她一点也没想到要问诸如: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你tm是不是在骗我之类的问题……而是想也不想便直接选择了相信。

  ?#26263;k还说了什么?有没有什么关于我的?#24895;潰俊?br/>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在火中看到东西,我起初还以为是错觉,而且信息不很明确,我起初也压根没想到预言中的武器会以这样的?#38382;?#20986;现。”艾格做出一?#27604;?#26377;些迷糊的表情,摇摇头,随即又变得坚定:“但现在,一切都是确定的了。我要将‘?#23707;?#22992;妹’分铸成尽可能多的箭头,配上最好的箭杆和箭羽。并将这?#20934;?#21629;名为……”

  他停顿一下,好享受片刻这种:自己来书?#21019;?#35828;的快?#23567;?br/>
  “光明使者。”

  ——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