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重生之帝俊氏 > 第四十二章 戰后一二(一)

第四十二章 戰后一二(一)

  雷川自然聽出了風子俊言語之中的挑釁與譏諷。先前他自己言語之中所透露出來的信心已然是方雷軍拿下了這場戰爭一般。

  只是他沒有想到,只不過半日的功夫,這優劣勢的身份轉變竟然如此之快。快到自己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雷川咬牙切齒,悔不當初。莫如不去做什么分頭應敵的打算,直接以五萬大軍并作一處針對任意一處的地方,都可獲得碾壓的勝利。盤匏騎軍如何,東荒軍又如何?

  兩支軍隊無論再怎么強悍也都不過是不過一萬人,在絕對的軍力面前,他們戰力再強又能怎樣?

  只是凡事沒有如果與重來的可能了。眼下雷川需要面對的是東荒與盤匏騎軍接下來要爆發的怒火。

  雷川有心避戰,為方雷軍保留東山再起的實力。只是偏偏這個時候風子俊出言挑釁,揚言與他再次對戰。

  平丘會盟之戰的陰影還歷歷在目,雷川在這不到半年的時間雖然是每日勤修苦練,但是實力實際上說來也并未有什么長足的進步,是以此時面對風子俊的譏諷與挑釁,他雖然心里極為憤怒,卻只得無比憋屈地選擇閉口不言,只是冷冷地看向風子俊。

  風子俊似知道了雷川的打算,也不以為意,于是斷喝道:“方雷軍聽著,如今你們已經在我東荒軍以及盤匏騎軍兩面夾擊之下,繼續抵抗的話將會面臨我兩部之人的全力屠戮,若是就此放下手中兵器,放棄抵抗,我可饒爾等不死!”

  方雷軍聽了風子俊的話,彼此之間面面相覷,先是有人猶豫著放下手中兵器,而后見到周圍的兇獸在倉央及木的驅動下果然沒有攻擊自己,于是長長舒了一口氣。旁邊的其他人眼見如此,也不再掙扎,隨即放下手中兵器。

  很快又越來越多的人放下手中兵器——不愿放下兵器的不足一萬余人!

  雷川眼見如此,只得揚天長嘆:“罷了,罷了!方雷的兒郎們,為了自己的家人,放棄抵抗吧。”

  剩下的不足一萬的方雷軍聞言紛紛怒目圓睜地看向自己身旁那些放下兵器之人,而后重重將手中兵器摔下!

  率先放下兵器的那些軍卒中有大部分人面有慚色,只有小部分人面色坦然。無論如何他們都無需再戰,也不用擔心自己會被殺死,這樣的話,自己便可以活著回去見到自己的家人了!

  風子俊原本正要出言譏諷雷春,但是在聽了他最后一句話之后,出奇地保持沉默,沒有再出言譏諷。因為在他看來,無論雷川之前有多可惡,但是能夠在關鍵是刻說出讓兵卒顧忌家人的話的人,總歸不是一個罪無可恕之人。、

  想到這里,風子俊看向雷川的目光之中露出奇異之芒,心里暗忖究竟如何處置方雷部。

  原先風子俊與盤匏騎軍的打算只是攫取太行山以西以及垚山以東,不成想卻在此地直接破了方雷部五萬多人的兵力圍困之局。

  于是乎原本的計劃在此時便需要更改了,五萬兵卒既然已經敗了,那么便意味著如今的方雷部盡為魚肉,無論是東荒還是盤匏騎軍,都可以在不引起大的震蕩的前提下謀取利益。

  于東荒與盤匏騎軍來說這算是意外之喜,但是對于方雷軍來說卻是虎頭蛇尾至極——五萬余人匯集在一個方雷部,竟然被不足兩萬之人的盤匏騎軍與東荒軍各個擊敗了!

  雷川滿心苦澀,垂頭不語,似在等候著風子俊與夸父的搜刮。

  果不其然,風子俊轉臉看向夸父說道:“姜叔,如今戰局已定,你打算怎么獲取戰果?”

  夸父心思百轉,有心此間之事回報給隗魁與姜石年,但是想到先前種種,夸父沒來由地把心一橫,說道:“此間之事,你一人定奪便可,我盤匏騎軍無有不從。再說了,這也是隗魁氏的意思!”

  風子俊深深看了一眼夸父,心里雪亮。若是先前所說拿下方雷垚山以及太行山之地的時候,夸父還在與他斤斤計較的話,那么此時的夸父大方地簡直出乎風子俊的意料。

  他不知道中間夸父與隗魁、姜石年發生了什么。又或者是姜石年與隗魁究竟怎么得罪了夸父,竟然使得眼下的夸父對于方雷部的戰果的瓜分沒有表現出應有的興趣。

  風子俊眉頭一轉,似乎想到了什么,輕輕一笑,也不再堅持,隨即看向雷川:“雷川,此間之事我們三方也不必多說什么,彼此心知肚明。但是我如今有一事不明,還請如實相告。”

  雷川面上陰晴不定:“你又什么話就直說吧,不要在這里惺惺作態!”

  風子俊不以為意,搖頭正色說道:“實不相瞞,我東荒與盤匏騎軍原本也只是想獲得方雷部的垚山與太行山一帶,并沒有想發展成如今這一步。”

  雷川聽到風子俊如此說,面上露出譏諷之色。大有一種你既然勝了,是非黑白還不全系于你一人之說。

  風子俊瞧見了雷川神色,知道他不信,卻也不再解釋什么,只是接著說道:“不管你信不信,如今事已至此,那么方雷部接下來何去何從,你虛的接受我們的安排,不是么?”

  雷川面上閃過一絲暴怒至極的神色,不過很快又被他壓了下去,而是轉為冷冷的目光看向風子俊,似在無聲譏諷風子俊。

  風子俊此時繼續說道:“只要你能說出此間之事你是受誰蠱惑,我東荒承諾,只取太行山以西之地,不管其他。”

  說著風子俊看了看夸父一眼,夸父自然明白了他的意圖,于是也在馬上朗聲說道:“我盤匏騎軍也是如此,只要你能說出事誰設下此等埋伏之計坑害我盤匏騎軍,我們自不會多取。”

  雷川面上露出憤怒之色:“過了垚山與太行山,便是我方雷部腹地,你們取魚不取也只是在眼下說說而已。將來隨意一天還不是出爾反爾,隨意割戮我方雷部!”

  風子俊聽了搖了搖頭說道:“雷川,你要弄清楚自始至終都不是我東荒主動招惹于人,都是你方雷部欺我東荒式微,不斷零割整吞我東荒之地!若我東荒愿意,便是今日要你方雷部覆滅也不是什么難事!”

  雷川面上露出譏諷之色:“你大可一試!”

  此時黑藍羽笑著走上前來說道:“若是此時有一只三千人的騎軍突然出現在方雷部的酋長府,不知道你會如何認為?”

  雷川忽然面色大變,他不敢去問,也不敢再去刺激風子俊。因為他知道自己從平丘會盟道現在兩次與東荒的明爭暗斗都是處在失利階段。

  此時此刻黑藍羽的一番話雖然他將信將疑,但是他不敢試,一旦為真,那么方雷部當真要覆滅了……

  (本章完)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