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三界四極天 > 第九十六章 要么前進,要么死!

第九十六章 要么前進,要么死!

  蕭敬頓時皺起了眉頭,這槍聲,不對勁!

  這槍聲聽起來雖然連續不絕,但很明顯,這是一把槍的槍聲,而一號位,蕭敬明明安排了兩人才對!

  看向已然不遠的一號位巖臺,蕭敬果然只看到了一個噴射著火光的槍口,而另一個隱蔽位,則沒有絲毫動靜!

  隊伍之中,人手其實并不足夠,蕭敬之所以安排兩個射手為一組,可不僅僅是有個照應那么簡單,沒有足夠的火力壓制,是不可能能夠限制毒蜥王的。

  甚至以怪物那恐怖的速度,龐大的身軀,從力量的角度來看的話,是壓根不可能讓它遲緩下來的。

  只有足夠的火力密度,讓它感受到足夠的疼痛,才能延緩它的步伐,而現在,蕭敬明顯能夠感覺到,壓制力的不足,身后的怪物非但沒有因為火力而有所畏懼,反而因為受傷被刺激得愈發狂怒了!

  這畜生帶著一大窩子孫后代被剿滅的憤怒出來,正指望能殺掉蕭敬這個小蟲子泄一泄憤,但卻沒想到幾次受挫,被這些小蟲子一次又一次地挑釁,毒蜥王終于爆發出了真火。

  它的速度甚至又快了幾分,即便巖臺上的戰士拼命阻攔,從三連發的點射調換成了掃射,子彈叮叮當當一刻不停地掃在毒蜥王身上,深綠色的血液不斷濺起,這發狂的畜生依舊毫不停歇!

  蕭敬心中一驚,現在怕是不僅自己有危險,連巖臺上的兩人都不太妙了!

  終于,在這個時候,掃射的槍聲之中,另一陣槍聲傳了出來,兩支步槍噴射出擋著披靡的彈雨,毒蜥王的勢頭終于被稍稍壓制。

  但局勢依舊不容樂觀,之前沒有有效地延緩怪物的速度,它幾乎是以全速沖擊了上百米的距離,之前便只有兩百余米的距離,現在變成了百米之內!

  而以毒蜥王那二十多米的龐大身軀來看,這么點距離只不過是它十步之內的事,只要給它幾秒鐘空窗期,毒蜥王能夠再一瞬間降臨在二人面前,給出致命的一擊!

  蕭敬雖然清楚這一點,但沒有辦法,他也不能停下來去幫助壓制毒蜥王,要知道,一號位的二人,正是要幫助他脫離險境才設置的。

  蕭敬能做的,只有拼命逃跑,讓需要隊友們火力壓制的時間,變得更少一些。

  但就在這時,槍林彈雨中,一直毫不停歇地拋灑著炙熱彈雨的槍聲,停止了。

  這是那最開始便一直壓制著毒蜥王的那把槍,一個彈夾終于打完,蕭敬能夠看到槍口處,隱蔽的吉利服中,窸窸窣窣的動靜不斷,那是戰士正在安裝上新的彈夾。

  幾乎是瞬間,蕭敬知道,危機來臨了,最不希望看到的終于還是發生了。

  蕭敬能夠察覺到危機,那么身后一直承受著彈雨洗禮的毒蜥王,便沒有理由感受不到。

  彈雨削弱的剎那,毒蜥王拋下之前畏縮不前的偽裝,露出嘴角猙獰的獠牙,它已經感受到了,這勢在必得的,寶貴的機會!

  沒有絲毫猶豫,毒蜥王之前所受到的傷害,只不過一些皮肉之傷而已,對它的行動,沒有一絲一毫的阻礙!它邁動強有力的四條粗壯大腿,飛速向巖臺上兩名戰士爬去。

  它已經打定主意,既然蕭敬不是那么好抓的,那么這兩個嗡嗡作響,打在身上有些疼痛的煩人小蟲子,便先解決了吧!

  蕭敬向著巖臺大吼道:“不要打了,跑!跑啊!”

  聽到這個命令,左邊換彈夾的戰士雖然不太明白為什么,但作為在軍隊服役過的戰士,服從幾乎是本能一般,他迅速起身,便想拔腿就跑,但卻看見右邊戰士還伏在地上。

  他又回身跑幾步,把那戰士一把拉起來,向早已預定好的路線向后撤退。

  這戰士似乎還有些不滿,不明白為什么要這么早就撤退,按之前制定的計劃,他們的任務可還要拖著毒蜥王一段時間才行。

  他帶著怒氣道:“嘿,不用管蕭敬那家伙,他懂什么……”

  但他話還沒說完,就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睜大了眼睛,呆在了原地。

  離他不到十米的巖臺邊緣,一個小轎車一般大的蜥蜴頭顱,緩緩升了起來,那昏黃的豎瞳之中,有著毫不掩飾的惡意和嘲諷。

  惡魔一般的半邊臉孔,長長的信子,幾乎能直接探到他的臉上,毒蜥王腥臭的口氣清晰可聞,死亡的恐懼,前所未有地,猝不及防地臨近了。

  真正站在它的面前,才會知道,之前蕭敬一直在與之作斗爭的,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而蕭敬又是在怎樣的絕望之中,希冀著自己的支援,但自己卻用之前一以貫之的輕視,并沒有給出自己應有的幫助!

  但此時已經晚了,在這樣的怪物面前,幾乎沒有多少人能夠保持住斗志,不管戰斗經驗多么豐富的戰士都一樣!

  這不是人力能夠對抗的存在!

  戰士呆呆地站在原地,手中原本握著的槍,也漸漸垂了下去,他已經放棄掙扎了,眼睜睜的看著毒蜥王那巨大而丑陋的嘴,在視野中越來越大。

  蕭敬從巖臺下方奔行而過,他心中存著一分僥幸,只要毒蜥王來追趕自己,那么兩名戰士便多少能夠保全,但顯然,這畜生比他預料的,要聰明不少。

  當蕭敬跑過去之后,毒蜥王竟直接直接拋下他,抱著巖臺前爪直接就能攀住巖臺上方,整個頭顱頭能夠探到巖臺內部!

  蕭敬暗道不好,這些戰士可沒有自己的速度,要是讓他們直接照面,沒有絲毫能夠活下來的機會。

  情急之下,他就想直接沖上去,但幸虧停住了這股沖動,他此刻去攔在毒蜥王面前,之王用身體去做阻攔的話,豈不是正中它的下懷?毒蜥王可正愁抓不到蕭敬呢!

  但要怎么救下這兩人呢?

  蕭敬一咬牙,神色陡然堅毅起來,從背上摘下狙擊步槍,竟直接反身回跑,順著毒蜥王那蜿蜒的身軀,兩三步邊飛身而上。

  在毒蜥王脖頸處重重一踏,蕭敬被反作用力直接彈射到空中,蕭敬大喝一聲吸引毒蜥王注意力,接著在空中舒展開身體,如同一只大鳥一般起飛,穩住身形。

  毒蜥王陡然間注意到頭側有威脅,怎能不在意,驚訝之下,卻忘了它的右眼早已損壞,已經看不到絲毫的視野。

  蕭敬見到毒蜥王早已壞死的右眼轉動了兩下,他在空中穩住身形,將槍端在胸前,在這消耗巨大的戰場之上,他卻強迫自己放緩呼吸,不去想此刻有多么急迫。

  這只不過是一次訓練,以及無數次射擊中的一次而已,他這樣告訴自己,這是一種催眠,對穩定心神,發揮自己能力,防止因為緊張而動作失形有著奇效。

  雖然如此想著,但蕭敬怎能不全神貫注?集中全部注意力之下,他幾乎能夠親眼看見一顆子彈從槍口中射出,爆射出奪目的火花,緩緩地又仿佛天經地義地進入了毒蜥王那黑乎乎的眼洞中。

  毒蜥王疼得全身抽搐,連續的兩槍,射擊在同一個要害部位,這一擊幾乎重創了毒蜥王,那焦黑的眼洞之中,有綠色的鮮血流了出來。

  這顯示著,兩發子彈洞穿了毒蜥王燒焦的部位,已經到達了傷口的更深處。

  蕭敬看不到的是,毒蜥王的左眼眼珠,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了,紅得分外妖異,一股暴戾的瘋狂出現在了毒蜥王的眼中!

  即便蕭敬的助攻來的已經足夠及時了,但毒蜥王的巨嘴卻依舊咬了下去,隨著一聲慘叫,還有右邊戰士那慚愧的聲音:“你……你救了我……我……”

  左邊的戰士臉色發白,搖搖晃晃,似乎連站都站不穩了,豆大的汗珠如下雨一般落下,在關鍵時刻,這個真正的戰士,一把推開了同伴,用自己一條手臂的代價,將同伴從怪物口中救了下來!

  “走啊!”失去了右臂的戰士用盡最大的力氣吼道,另外一名戰士也仿佛如夢初醒,一把將前者攙扶著,轉身就走。

  至于蕭敬,現在他們已經明白了,自己二人的存在,在遠處牽制尚可,在這樣正面的戰斗之中,只會成為蕭敬的拖累罷了!撤離到安全的地方,給予蕭敬能夠安心作戰的空間,就是他們能為蕭敬做的全部了。

  蕭敬從將近二十米的空中落地,即便是他,也覺得腳下一震,險些支撐不住這強大的重力倒在地上。在空中的那一槍,使得他并沒能很好地卸力。

  落地之后,蕭敬并沒有直接開始逃開,而是原地半蹲,瞄準毒蜥王各個部位開槍,直到把彈夾內十幾發子彈通通打光,他現在需要做的不是逃開,而是盡量吸引毒蜥王最大的注意力!

  這不僅僅是為了幫助兩個戰士能夠安全撤離,更是為了計劃能夠繼續在正確的軌道內實施下去,他們已經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每個人都已經沒有了退路。

  在這個世界上,要么向前進,要么死亡,沒有第二條出路!

  因為,每個人身后,都已是萬丈深淵!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