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妖孽仙王都市行 > 第兩百七十八章:名次變動!

第兩百七十八章:名次變動!

  無數道手臂般粗大的雷霆匯聚在沈峰手掌之間,隨著他一聲爆喝,瞬間凝為一股可撼動天地的雷霆風暴,怒砸而下。

  “轟!”

  雷霆速度之快,誰可躲避?

  血魔老祖滿目驚恐,雷霆風暴瞬間降至,血魔虛影與血魔老祖在一瞬之間被吞噬而去。

  燕京郊區,沈童踩在別墅樓頂,眺望遠方。

  “什么?”

  她陡然一驚,帶著難以置信之色。

  無數道狂暴雷霆皆是匯聚于一處,崩天裂地,從她的角度來看,雷霆凝聚為風暴,可謂是世界奇觀。

  一聲轟天巨響,帶著強大的氣浪掃向四周,沈童雖身處極遠之地,仍舊聽得清清楚楚。

  看到這道雷霆,她先是一驚,而后嘴角含笑。

  “看來今天之后,世上再無血魔老祖了!”

  距離廢棄工廠十幾公里外的無數家居民都被巨響驚醒,他們看向遠處,只覺得晝夜顛倒,對這一幕永生難忘。

  無數道雷霆凝聚在一處,藍光白練,肆虐天地。

  “啪啦!”

  脆響同時傳來,每一戶居民家的窗戶玻璃在同時炸裂,好在所有人都在床邊,遠離窗戶,這才無人受傷。

  良久,那一條條粗大的雷霆方才消散,一朵小型的蘑菇云升上天空,無數人心頭駭然。

  “媽媽,那是什么?是里的渡劫嗎?”

  一個天真的小女孩對旁邊的母親問道。

  婦人在一邊默不作聲,渾身顫抖,早已經被這一幕嚇呆。

  “呼!”

  廢氣工廠之中,此刻煙塵四起,到處都傳來焦胡之氣。

  一道狂風掃過,將塵煙吹散,沈峰踏在虛空,身上還有點點雷霆纏繞,如雷神當世。

  萬云庭方才被炫目的雷光所擾,不能視物,此刻才有機會睜開眼睛。

  他難以置信,自己在如此狂暴毀滅的一擊之下,竟然還活著?

  奄奄一息的萬云天和血煞同時驚愣,他們兩人竟也是毫發無損。

  當他們看向四周,心頭的驚恐霎時翻涌,已難以用語言來形容。

  此處原本有一處廢棄工廠,占地至少數百畝,但現在,他們所有人都置身一片空曠之地,四處皆是焦黑,無數道溝壑縱橫。

  而那工廠,早已不翼而飛,只留下一個千丈龐大的深坑,至于血魔老祖本人,早已不知所蹤。

  “啊!”

  血煞突然痛苦驚呼,萬云天也同時發出慘叫,就是萬云庭本人,也是滿頭大汗,痛苦至極。

  他們能夠感覺到,體內原本蓬勃的血魔之力正在急速枯竭。

  三人心頭再震。

  他們當然知道這代表了什么,血魔老祖以自身血魔之力化為種子,種在他們體內,但只要血魔老祖身死,這些血魔之力也會不復存在。

  血魔老祖,天煞的超級至尊人物,統領無數高手,曾經斬殺華國數以千計的能人異士,位列國際強榜第五。

  這樣的存在,就這樣死了?連尸骨都不見一絲一毫的蹤跡?

  三道震撼莫名的目光掃向天空中的那道身影,一種難言的崇敬油然而生,無論敵人,無論朋友,這就是對至強者的敬畏尊崇。

  “國際強榜第五,不復存在!”

  沈峰淡漠吐音,而后落于地面,終于看向了血煞。

  血煞嬌軀狂顫,她頓時露出一副討好奉迎的姿態,恭敬匍匐。

  “天驕之威,撼天動地,我愿意為奴為婢,將一切奉獻給您,今日起,我就是你的女奴!”

  她聲音清脆,適時扭動身軀,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

  萬云庭嘴唇蠕動,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抬起頭來!”

  聽到沈峰的聲音,血煞心頭狂喜,她最是愛慕強者,沈峰不只是年輕強者,而且風姿絕世,容顏可令無數美女傾倒,她如何不喜?

  可他對上的卻是沈峰冷酷無雙的臉龐。

  “知道你為什么還活著嗎?”

  沈峰漠然道:“那是因為我要讓你看著,你所謂超強的血魔老祖,在我面前不過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這才是真正的力量!”

  他看了萬云庭一眼,冷然道。

  “現在,應該足夠你看清這個女人的嘴臉了吧,這樣的女人,在我眼里連一條狗都不如,你覺得為了她值得嗎?”

  萬云庭唯有苦笑,愛上這樣一個女人,的確是他的悲哀。

  “從現在開始,你就只是一個普通人,是我沈蒼玄的室友兄弟,人生,也該重新開始了!”

  沈峰話音剛落,一指點出,勁風彈射,直接洞穿血煞的頭顱。

  她仰頭倒下,難以置信,沒想到沈峰動手如此干脆果決。

  萬云庭凝視著血煞那張熟悉的俏臉,深呼一口氣,將眼睛閉上。

  再度睜開之時,他的眼神中已看不到任何眷戀,任何惋惜。

  “走吧,該天明了,回去睡覺!”

  沈峰忽然咧嘴一笑,偏頭道。

  萬云庭一愣,此刻的沈峰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大學生,哪里有剛才那種傲視天地,殺戮無敵的睥睨氣息?

  兩人朝工廠外走去,躺在坑洞之中的萬云天屏住氣息,心頭狂喜。

  “沈蒼玄沒殺我,太好了,我還可以活著!”

  他到現在終于明白,什么力量,什么天煞都是狗屁,只有活下去才是最為重要的。

  “唰!”

  下一刻,一道火浪席卷而來,將他和血煞以及其余人的尸體盡數吞噬,他連慘嚎都來不及發出,已經化為飛灰。

  在臨死一刻,他清晰地聽到了沈峰的冷漠話語。

  “我沈蒼玄言出必行,說你最后一個死,你就肯定是最后一個死!”

  燕京當地新聞媒體,在天亮之后全都趕到了廢棄工廠舊址,無數報道漫天飛舞。

  有的說,這里被巨雷轟擊,而且是遇上了萬年難得一遇的神雷;有人說遇到了極為奇異的空間扭曲世間,整個工廠都被搬運到了未知的空間;還有一些好事者說是有修真高手在此渡劫,引動天雷。

  一時之間,眾說紛紜,唯獨留下那一片片被雷霆洗禮的焦土。

  國際武者網的論壇,在幾日之內被無數會員爆刷,一條橫幅更是引動了無數武者心頭的驚駭情緒。

  “血魔老祖身死,華國沈蒼玄,榮登國際強榜第五!”

  (本章完)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