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開啟一九九五 > 第一四九章頭疼的艷遇

第一四九章頭疼的艷遇

  接下來兩個人沒有開口,沈平看出來他們還有疑慮,就說:“如果我是騙子,我想我應該會聰明的選擇經濟稍微寬裕一點的人。”

  實際上布林和佩奇也覺得沈平多半不是騙人的,畢竟對于能夠穿得起這一身行頭的人,現在的他們兩個沒有什么好騙的。現在他們想著的就是盡量多獲得投資。

  看出來了兩個人的想法,沈平掏出來了支票,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正規支票,他在上面填上了五十萬美元的數字,然后開口道:“這一張支票可不可以支付很容易便可以驗證,所以請不要懷疑它的真實性,現在我想要知道你們愿意為此付出多少的股份。”

  現在沈平不想要知道自己在布林和佩奇眼中到底是隨意揮霍的敗家子還是什么,他只是想要獲得期望中合適的股份。

  將皮球重新踢給了佩奇和布林,他們兩個都沉默了起來,他們擁有一項pagerank專利和google的域名,不過這項專利曾經有公司連一百萬美元都不愿意出,所以沈平直接出價五十萬美元之后,他們就開始考慮到底要分出多少的股份合適了。

  “我們可以付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沉默了一會,布林開口說道。

  事實上這相當于獅子大開口,布林和佩奇都在想著沈平或許會拒絕,然后他們可以繼續討價還價,但沈平卻出乎意料的點頭,道:“沒問題,不過我要求簽訂完整正規的合約,保證接下來融資的時候,擁有繼續增加資金維持股份的權利。”

  即便沒有太多的經商經驗,布林和佩奇都知道沈平連討價還價都不做的行為相當于傻子,但他們并不介意,因為他們是受益人,而且這個時候甚至還升起來了一絲后悔,他們是不是可以開出更高的條件。

  只是他們卻不知道沈平心里的打算,美國不會允許一個外國人控股的搜索公司的存在,就好像當初谷歌進入國內失敗一樣,甚至不會允許沈平將來占據太多的股份,所以沈平并不打算占據太多的股權。

  但沈平又想要保證接下來融資之后,股權不會被稀釋太多,他就打算一開始就提供更多的資金拉高谷歌的估值,然后在合約上記下來保證自己繼續融資保證股權的權利。

  等到明年獲得投資的時候,沈平打算將自己的股權維持在百分之二十,不過在等到IPO的時候,股權只要維持在百分之十五就夠了,甚至等到谷歌上市之后待股價提升,他還打算分批減持出售股份,最后維持在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就夠了。

  這倒不是沈平不想要維持更多的股權,而是百分之二十這個利益太大,即便是有完整的協議背書,也足以讓有心人做出太多的事情了,沈平作為一個中國人,在這里就相當于無根浮萍,還是小心謹慎一些,把能夠吃進去的吃下去再說。

  前世給谷歌做天使投資的人叫安迪·貝托謝姆,太陽公司的聯合創始人,他出了十萬美元。這筆錢在谷歌IPO時只給他帶來百分之1.4%的股權,看起來是不多,可6年后谷歌上市時,這部分股權已經價值過3億美元了,到2010年,則是17億美元,沈平能夠獲得的利益是這些的數倍,已經足夠他做許多事情了。

  美國是一個金錢至上的國家,同時在美國,沒有律師,你常常就會感覺寸步難行,沈平花了十萬美元請了在全美都極有名氣的律師行準備了一份完整沒有漏洞的協議,隆重程度讓佩奇和布林都有一些疑神疑鬼。

  不過合約只是保證了沈平的利益,并沒有其他的條款,缺乏投資的兩人最終也在這個合約上簽了字,讓五十萬美金的投資落袋為安。

  將合約收了起來,沈平心里有一種難言的激動,他甚至今天的投資,十年后會直接變成數十億美金,這樣的投資回報,甚至還要超過他小心經營未來網絡,尤其是這些錢來的太容易,讓沈平感覺人有一些發飄。

  他知道自己的心態有一些不正常,所以決定去發泄一下,因此他少有的主動來到了一家頗為豪華的酒吧。

  國外的酒吧和國內的沒有什么不同,當然這里的設施會更好,來這里玩的女孩或許會更放的開一些,沈平能夠看到不少的大長腿,還有不少男女毫不顧忌他們目光在激吻,這也是現在在國內極少能夠見到的。

  在充滿了動感的音樂之中,沈平進入了舞池,隨著節奏隨意的活動身體,然后跟著音樂大聲狂吼,總算是將心中的激動發泄出來了大半。

  回到了吧臺前面,沈平要了一杯啤酒慢慢的品嘗了起來,看著舞池中扭動的人群,此時的沈平心中雖然心中還有一些小激動,但已經恢復了理智,將最后一點的啤酒喝到了肚子里,沈平準備離開酒吧。

  酒店距離沈平的酒吧并不遠,沈平是也沒有用車的打算,準備就這么慢慢的走回去,可沒想到剛剛走到酒吧門口,旁邊突然有一個女人扶住了他的肩膀,然后“唔~”

  看著女孩一口將自己這一世買過的最貴的衣服吐了個痛快,沈平臉皮忍不住跳動,甚至想要罵娘,好不容易忍住了,扭頭看向旁邊的女人,對方有著金色的短發,但因為酒吧的燈光還有角度問題,看不太清楚容貌,但大致是不差,身材更是火爆。

  通常來講,男人對于美女的寬容性都會大一些,沈平自然也不能夠免俗,何況遇到了一只醉貓,沈平也不可能和她理論,因此他只能一只手扶住女人的胳膊,道:“這位小姐,你喝醉了,你的朋友在那里?”

  只是沒想到的是,對方居然順勢就靠在了沈平身上,對于沈平的問話也沒有一點回應,居然已經醉倒了,讓沈平不由得頭疼不已。

  要是正常來說,這的確是一個艷遇,但身在異國他鄉,沈平實在自認為行事還是要謹慎一些為好,要不然遇到了一些官司纏身那才是大麻煩,在沈平重生之前不久,他可是看到了劉京東的相關新聞,不管真實性如何,但這都代表了你在國內再有錢,在國外還是無根浮萍,別人想要對付你真的很簡單。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