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妖女必須鎮住 > 第69章 娛樂教父

第69章 娛樂教父

  最終馮晨辰只能以崇拜的姿態夸獎幾句“你的《狂暴之路》發揮到了新的高度,越是簡單一條直線的劇情、越考教演員功底,哈迪表演算可圈可點,但真正全盤支撐起整個簡單情節的,正是你那剛柔并濟的多個魅力瞬間,那絕不是劇本可以闡述的,也不是導演的理解能解決的,對整部情節簡單的電影的期待,基本都來自于觀眾對你的期待”。

  如此云云一番,期間還伴隨著語法的混亂和錯用單詞,不過好歹是說基本算說清楚了。

  塞隆不禁楞了楞。

  “聽你評價倒也是有趣,我自身都沒發現我有這么多內涵。”塞隆笑著喝了一口香檳。

  這不禁讓劉源有些尷尬。其實站在演員角度,劉源還真的從未從這角度切入,仿佛是一種同行相輕又或者是當局者迷的形勢,劉源看過兩次狂暴之路卻從來沒以這個視角去分解。

  這個時候,小馬哥沒地方可去,就游蕩過來這邊了,還聽到了馮晨辰的說辭。

  就此馮晨辰瞬間有了底氣,還曖昧的勾搭著小馬的手臂,整個人顯得自信了起來。

  塞隆略微皺著眉,多看了小馬兩眼,區區一個小鮮肉在這場合、在她感光里當然是不入眼的,這導致了馮晨辰的價值形象也正在降低。

  馮晨辰還邀功似的故意問小馬:“親愛的我剛剛說的對嗎?”

  小馬神經兮兮的點頭:“可以的。一種是觀眾視角,一種是專業視角,這叫當局者迷。專業是為了讓電影更好看,可惜很多東西是不隨人愿的,否則也就不會有撲街作品。譬如番茄程東土豆的作品你要是讓專業人去評價那肯定一無是處,槽點說三天三夜都說不完。問題在于人家就是好看,真把專業的那些槽點彌補完的作品,幾乎都撲街了。”

  “程東土豆是誰?”這次劉源和塞隆也半張著嘴巴。

  也不止她們,這時正巧貌不起眼的麥克崔維斯也走過來了,愕然的問道:“程東土豆是誰?”

  額,這難免讓小馬有些尷尬,但小馬是不會退縮的,“你們對力量一無所知,說了也是浪費口水。”

  劉源不在意小馬說什么,先是微微一愣,沒第一眼認出來,但看清楚后驚喜,臥槽這不是大制片人麥克崔維斯么,真想不到會在這里遇到他?

  就此開始,劉源雙目放光又充滿崇拜的樣子。

  于是劉源當做盡義務,也當做和麥克崔維斯答話,介紹馮晨辰的態勢道:“崔維斯先生,這位是馮晨辰,不是演藝圈卻打算入行,并且她自帶一些光環和粉絲,還有些兩個相關圈子相互吸粉的思路和方式,問題當然有,但我聽來還是有些亮點的。”

  然而麥克崔維斯不太感冒,把已經燒得很短的大雪茄放在嘴巴叼著,漠然的看了馮晨辰兩眼,又看了小馬兩眼。

  馮晨辰也很興奮的樣子,急忙把隨身攜帶的劇本拿出來毛遂自薦的樣子,“不僅僅如此,我有純觀眾視角的思路……”

  卻不等馮晨辰說下去,麥克崔維斯毫無耐心的把馮晨辰拿出來的紙質劇本接過去,只隨意看了一眼標題,就順手仍在旁邊的垃圾桶里。

  這真的是太強勢太沒禮貌了,除了馮晨辰臉如鍋底之外,劉源和塞隆也很尷尬。但知道崔維斯是老流氓,其背后的人物更牛逼,無奈他在圈子里基本就這德行。

  物以類聚,這一區聚集的人大多就是這圈子或者和這圈子相關的。各自都有來頭,但無疑麥克崔維斯在這里就是教父。

  遇到這種時候總會自然而然圍攏一群人。并且這場合決定了崔維斯一定是對的,崔維斯的對立面一定是錯的。

  就此議論紛紛,七嘴八舌開始了。

  馮晨辰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這輩子真沒遇到過那么尷尬的場合。

  崔維斯又猛吸了兩口雪茄,把近處弄的煙霧騰騰的樣子,冷漠的看著馮晨辰道:“想不通是嗎?你真的以為粉絲人氣很重要?真以為劇本很重要?其實你剛剛也說了‘你對力量一無所知’,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我反倒覺得無所謂。首先你得清楚做一件事的目的,其次你得有達成這件事的實力和資源。地球上除了這兩件事其他都不重要。電影拍出來為何一定要紅?為何一定要掙錢賣座?不同的人參與這過程,都有不同的目的,這只是個達成各方利益的平臺,參與進來的人、拿到各自想要的就行了,就像蘇聯人當時登月的目的不是為了航天科技。于是就因為這原因,有些人的電影拍十部、能上市的甚至不到三部,但他一直在拍,奇怪嗎?”

  “……”塞隆知道他說的對,但也很無語。無奈這人就是個超級老流氓,到底騷擾黑吃過多少一二線人物是無法計數的,針對他的投訴很多,但一直沒什么卵用,甚至處于不能立案無法受理的狀態。

  這么一番混蛋邏輯,也照樣帶起了周圍圍觀眾們的片片掌聲。

  馮晨辰很委屈,有些無助和慌亂。

  小馬卻又是神經兮兮的樣子道:“晨辰懟回去,給這禿驢一點顏色看看。”

  臥槽……這句后周圍的人全部臉如鍋底,塞隆也有些雙眼發黑,覺得這禍怕是闖的有些大了。

  機智的馮晨辰頭皮發麻,現在不是她想不想罵的問題了,而是架在中間兩邊都不敢得罪的態勢。

  見馮晨辰不敢,小馬哥就自帶飯盒開罵了:“你對力量一無所知,你對電影一無所知,你對劇本一無所知,你對藝術一無所知。”

  法克——

  麥克崔維斯從來沒遇過這局面,感情這是瘋人院跑出來的人吧?竟然有人說老子不懂劇本和電影?

  怒極了,麥克崔維斯反而笑了起來,又把半截大雪茄放在嘴巴上叼著,漠然的看著小馬。

  因這邊動靜過大,也在海神號且剛巧走過來的倪飛鴻正巧看到了這一幕。

  無巧不巧,遇到自己的員工小馬哥又在這里裝逼了,于是倪飛鴻沒忍住,一口香檳噴在崔維斯臉上,連崔維斯叼在嘴巴上的雪茄也被熄滅了。

  就此許多人都神色古怪了起來。

  馮晨辰也打算看著這曾經封殺自己的女大佬出丑。盡管事實上她已經出丑,但這應該只是剛剛開始。

  崔維斯看清楚是倪飛鴻后楞了楞,暫時沒有發作。因為倪飛鴻這中精致的尤物,在任何地方都是有加成的。老流氓打算觀察一下形勢看看再說。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倪飛鴻老臉微紅,老規矩,拿出手帕來趕緊給崔維斯擦拭。

  麥克崔維斯也不說什么,只微微一笑。

  道歉之后,倪飛鴻又無比頭疼起來,這個馬為民有多神經她是有體會的,但小馬不是壞人沒惡意,卻是其他人體會不到的。本著這樣的心思,她無比為小馬捉急,也暫時不知道這家伙是怎么混入這里的,又為什么和馮晨辰這種人攪和在一起,看似還很親密?

  更奇怪的是,這小子居然能說一口超流利的口語,雖然不算什么大技能但也是以前沒有發現的。

  YY完畢,倪飛鴻再次誠心的道:“真的對不起崔維斯先生。”說完,她回頭瞪了小馬一眼,意思是你安分些。

  小馬仍舊有些不服氣,但也開始安分了。對倪飛鴻的情緒總是很奇怪,不論這身體還是小馬本身都很喜歡她。這是重生以來很少見的立場統一,否則其他的基本都是精神分裂狀態,有的人是小馬喜歡、而大魔王討厭。

  麥克崔維斯注視著倪飛鴻那近乎妖孽的整體感少頃,微微一笑道:“不用道歉,你沒得罪我。除非利益相關,其實我很少和人有仇。看起來你認識這人?他哪冒出來的。”

  倪飛鴻尷尬的轉頭又瞪了小馬一眼,糾結少頃后對崔維斯道:“他是我的員工。他也……不是混進來的,是我帶他來的。”

  倪飛鴻下意識里有點護著小馬,至于為了什么,其實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晰。

  就此一來,附近的人們也不太有興趣糾結小馬是否有邀請函了。但許多人的臉上閃過一絲輕蔑神色,這說明小馬只是倪飛鴻的低級助理。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