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武侠微信群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两个故事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两个故事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头戴纱巾、身穿粗布麻衣的女子,抱着一个年约五六岁的小姑娘,从船舱踉跄跑了出来。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几位少侠,求求你们救救奴家?”

  女子掀开头上的纱巾,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庞,?#21152;?#38388;透着一丝媚意和柔弱,只是此时,女?#27704;?#33457;带雨,泫然欲泣,一脸惊恐和祈求。

  说话间,女子就要下跪。

  忽然,乌蓬小舟无故摇晃了一下,由于女子就站在船舷边缘,再加上手中抱着小孩,站立?#26179;齲?#23601;要掉进水?#23567;?br/>
  “啊……”

  “啊……”

  前一声,是女子的叫声,后一声,则是李莺小姑娘的惊呼,眼看女子和怀中的小孩就要掉进水中,叶休身形一晃,掠下客船,一把抓住即将落水的女子,而后双脚?#32676;?#22312;水面一点,蜻蜓点水般,凌空再起,落在甲板上。

  “没事吧?”落在船上后,叶休问道。

  女子此时仍旧面色惨白,惊魂未定,只是死死抱着手中的孩子,怔怔无言,良久才回过神来,柔弱道“没、没事,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但忽然,女子腿一软,手一滑,怀中的小姑娘便要跌在甲板上,但梅青鱼眼疾手快,一把接住小姑娘,叶休则急忙扶住女子。

  “确定没事?”叶休道。

  “没、没事,多谢这位姑娘和这位少侠。”女子盈盈一拜,语气诚?#25671;?br/>
  “你刚刚说,要我们救你?#24187;?#31350;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见女子无事,秦昭阳出声问道。

  闻言,女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梨花带雨道“几位少侠救救奴家,有人要杀奴家?”

  “快起来!”秦昭阳急忙扶起女子,语气轻柔道“什么人要杀你?放心,?#24418;?#20204;在这里,没人?#21494;阅?#24590;么样!”

  “要杀你的人,是刚才那两个人,对吗?”叶休开口问道。

  “是,是的。”女子点点头,脸上依旧残留着恐惧,颤声回答道。

  叶休继续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闻言,女子忽然小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回答道“小女子名沈玉娘,山阳府人氏,夫家姓刘,家里做一点儿小买卖,前几日,奴家和刘郎来松阳郡省亲,半路上遇到了大江盟的盟主江万龙,江万龙见奴家有几分姿色,便起了色心,想将奴?#34915;?#22238;大江盟……夫家自是大怒,奋起反抗,没想到……没想到那个江万龙牲畜不如,竟然、竟然杀了刘郎……”

  说道这里,沈玉娘再度呜咽起来,?#32536;?#20260;心?#33391;?#24184;好,刘郎和几名随从以死相拼,我们?#38706;?#23521;母才得以逃脱。”

  “只是……只是那江万龙,仍旧不依不饶,还要抓奴?#19968;?#21435;,求求诸位少侠,救救奴家,救救奴家的孩子,可怜蕊儿,她才五岁,呜呜呜……”

  女子悲?#21019;?#21741;,伤心欲绝,闻者伤心,听着流泪,作为女子的梅青鱼和李莺自然感同身受,上去小声安慰着。

  “该死的畜生,沈姐姐你放心,?#24418;?#20204;在,那个畜生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李莺一边痛斥着江万龙,一边安慰沈玉娘。

  “几位兄台,别听这个贱人乱说,她在骗你们!?#34180;?#21719;啦”声中,江水破开,两个人从水中掠了出来,落在客船甲板上。

  正是先前洛水的段江河和?#23383;?#25159;,而说话的正是段江河。

  “贱人,你敢说谎,老子杀了你……”刚一站稳,段江河怒目而视,抓住手边的巨刀,便要杀了沈玉娘。

  沈玉娘一个哆嗦,眼带惊恐,急忙躲向梅青鱼身后躲去。

  “别怕,没事!”梅青鱼拍着沈玉娘的肩膀,扫向段江河的?#25239;猓?#22810;了一丝杀意。

  “呵呵,怎么两位,还要动?#33268;穡俊?#21494;休亦看向气势汹汹的段江河,轻轻一笑。

  “呃……”段江河脚步一顿,看向叶休的?#25239;猓?#20805;满了忌惮。

  先前那两拳,他到现在仍心有余悸,第一拳,威严宏大,如碎天穹,直接轰碎了击溃了他和?#23383;?#25159;的反击,第二拳快似疾风,看似没有第一拳恐?#28291;?#20294;只有他们两人,才深知其中的厉害。

  拳劲内蕴,轻重、刚柔融为一体,一拳便击碎了他们的护体罡气,恐怖的拳劲涌入体内,震碎了他们体内凝聚的气机,震伤了他们的脏腑、经脉,他们之所以在水底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驱除体内的拳劲,但?#20004;?#21482;驱除了一二分,大部分仍停留在体内,只要一运气,脏腑、经脉便剧痛无比,受?#26494;?#37325;。

  他们毫不怀疑,若是先前对方的拳劲再盛一些,他们现在可能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所以,叶休一句话,便令他们两人不敢妄动。

  “段兄,不得无礼。”见气氛有些凝重,年约四十来岁,气质儒雅,?#36335;?#35835;书人一般的?#23383;?#25159;拱了拱手,打圆场道“在下大江盟风雨堂堂主?#23383;?#25159;,这位是分水堂堂主段江河,先前我等鲁莽,冲撞了诸位,我谨代表大江盟,向诸位少侠道歉,等此间事了,我等一定会奉上薄礼,以示歉意。”

  他可不想因为段江河的一时鲁莽,再挨一拳。

  若再来一拳,估计他们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道歉就不必了,反正吃亏的也不是我!”叶休耸耸肩,笑道。

  ?#23383;?#25159;心中苦笑一声,但仍旧不动声色道“多谢少侠谅解。”

  叶休歪了一下头,问道“对了,他刚才说,沈玉娘在说谎,她怎么撒谎了?”

  ?#23383;繳热?#38597;一笑,道“她确实名为沈玉娘,但却并非和丈夫来松阳郡省亲,而我们盟主也并未杀她的丈夫,事实上,她就是我们盟主的妾?#25671;!?br/>
  “不,奴家不是,他在说谎,就是江万龙杀了刘郎……”闻言,沈玉娘歇斯底里道。

  叶休安慰道?#21543;?#22993;娘别着急,先听他们说完,是非曲直,自有公论。”

  “多谢少侠体谅。”?#23383;?#25159;拱了拱手,礼仪周到“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前,沈玉娘孤身一人来到松阳郡,被地痞流氓骚扰,恰?#26432;晃?#20204;盟主遇见,救了她?#24187;?#27743;盟主见其孤怜,便将她带回了大江盟,而沈玉娘为了报答江盟主的救命之恩,便嫁于他为妾。”

  “?#20260;?#20063;没料到,三天前,沈玉娘竟然趁着江盟主外出之际,偷偷闯入秘库,?#24213;?#20102;一件黑珍珠,那是我们大江盟的宝物。”

  “我们盟主知悉后大怒,立即派人追捕,谁?#19978;?#36825;沈玉娘狡猾?#33391;?#25105;们一连找了两天,都没抓住她,今天我们得悉消息,她想乘船逃亡东阳府,我问讯追赶而至,这?#24222;?#20102;先前的事情。”

  “事情便是如此,还望少侠给我们大江盟一个面子,让我们将她带回去,好给我们盟主交差?”

  说完,?#23383;?#25159;躬身一拜,神态恭谨。

  武侠微信群

  武侠微信群
腾讯足球手游
黑龙江36选7周即开奖 英甲晋级规则 澳门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扑克接龙牌 广东时时彩快乐十分钟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 黑龙江时时彩中奖设 体彩七星彩出号走势图带连线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图 公式规律杀尾出尾 体彩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北京快三预测号APP 山东时时彩官网 海南体彩app不能提现 安徽快三走势图经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