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島 > 仙道凰行 > 55、你,很不錯!

55、你,很不錯!

  “嵐櫻,還有多久,我的靈力支撐不住陣法的運轉了。”風書大聲問道。

  “可以了!”

  然后就是大家一起抄家伙圍攻上去,依然是袁金和安然打頭陣。由于他們想要小熊崽,所以倒一直沒有下狠手,都是我一刀你一劍的傷其四肢。

  ……漸漸的,母熊的動作越來越遲緩,眼神也蒙上了一層薄霧,暈暈迷迷的。

  “小虎,馴獸環!”

  原本迷迷瞪瞪的母熊在被套上馴獸環后,神魂受到刺激忽地清醒了。嗷昂~吼~當母熊發現袁金他們企圖馴服它時,瞬間開啟了狂暴模式,一抓一個,逮到誰拍誰。就在安然即將被抓住時,母熊突然停住了,并痛苦地嚎叫起來。它好像要生小熊寶寶了。

  嗚嗷~吼~母熊掙扎著朝巢穴走去,步履踉蹌,下身的鮮血順著腿流下,幾乎是一個腳印一灘血。讓人看了很揪心!心軟的都不忍心再出手,而那心狠如鄭玄追上去給了母熊一劍,直插入后背。噗嗤!

  “鄭玄你干什么!”

  “老大,這么好的機會不要白白浪費啊!”鄭玄拔出劍從母熊背上跳下來,興奮地在袁金面前邀功。“難道要等公熊回來嗎?”

  可是……

  “該死的人類,吾要你們付出代價!”敖昂~母熊的聲音前所未有的凄厲,震耳欲聾。很快的,遠處傳來轟隆隆的鈍響,只見樹木一片一片的往下倒,隨后大地一陣地動山搖。

  “怎么回事?!”

  “糟糕!母熊在呼喚公熊,是公熊回來了。怎么辦?”

  話剛落,公熊那小山似的身影赫然已到眼前。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傳進它的鼻子,然后它就看見母熊虛弱的躺在地上,渾身是傷,鮮血淋漓,而熊崽的氣息也幾不可聞。吼~就是這群卑賤的人類,是他們傷害了母熊。該死!

  “別過來!否則我們就殺了母熊和熊崽子。”鄭玄和另一個叫邱昱的隊員一人持劍比著母熊的脖子,一人拿錘懸在母熊肚子上方。

  “該死的人類,吾要你們付出代價!”吼~狂暴的公熊開始放大招。

  一行人現在是想撤退都不行了,公熊完全把他們的退路封死了。然而面對五階巔峰實力的公熊,他們根本連搏斗的勇氣都沒有。除了袁金、安然、還有龍凰還有氣力與之周旋,其他人都被公熊砸至地面,受傷頗重。

  一地的傷員,這樣的慘狀令袁金后悔不已。如果早點領著人撤退就什么事都沒有了,不,應該不要自不量力的與「笑哈哈」冒險團打賭。都是他,他不是一個合格的領導,他現在只希望能把伙伴們救出去,妖獸什么的都不想了。被歸并就被歸并吧,只要伙伴們都活著就好。

  “安然、龍姑娘,我去把公熊引開,你們兩個救人。”

  “老大!”安然來不及阻止袁金,眼睜睜的看著他去挑釁公熊,然后就引著被轉移注意力的公熊朝另一邊遠去了。

  “鄭玄你干什么!把熊崽放下!”小虎暴怒的聲音傳來。安然和龍凰低頭一看,原來母熊不知道什么時候把小熊寶寶生下來了,而鄭玄則趁著公熊不在、母熊昏迷、所有人都身受重傷之際、袁金和安然無暇顧及之時把三只小熊寶寶全部抱在懷里準備獨自逃跑。

  “鄭玄,你要去哪兒?”

  “我……”

  “當然是來找我們呀!哈哈哈”一連串囂張的笑聲從安然的背后傳來。安然回頭一看,足足有三十人,都是「笑哈哈」冒險團的成員,為首的是副團長蔣廣興,結丹中期修為。他隱隱猜到他們來的目的,卻不敢相信。

  “蔣廣興,你們想做什么!?”

  “這不是明擺的事情嘛,當然是坐收漁利啦!”

  “你們……無恥!你們怎么知道我們在這里的?”

  “安然,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當然是你們冒險團出了內鬼,把你們出賣了呀。”

  “鄭玄!真的是你?”

  “安軍師,我這是識時務為俊杰。”

  “廢話這么多干嘛,還不快點把熊崽子抱過來交給我。”蔣廣興得意地沖鄭玄喊道。

  “鄭玄你敢!”安然赤目欲裂。

  鄭玄剛剛移動腳步,忽然一把閃著寒光的黑色重劍指著他。“放下!”龍凰冷聲說道:“把熊崽放下,立刻!”

  “你算什么東西!”鄭玄也是筑基后期修為,所以根本沒把龍凰放在眼里。

  下一秒,龍凰用現實告訴了他一個道理:小瞧人是要不得!

  “你!你不是筑基后期?!”鄭玄不可思議的質問道。

  龍凰抱著三只小熊崽漫不經心回了一句“是啊!”

  “這位姑娘,我是「笑哈哈」冒險團的副團長蔣廣興。我很欣賞你的實力,只要你把熊崽交給我,我答應不殺你,而且還給你留一個小隊長的位置坐,怎么樣?”

  “不怎么樣!”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們給我上,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小娘們!”

  于是二三十人各個兇狠地把龍凰圍住。

  “蔣廣興你當我是死人嗎?”安然從天而降落到包圍圈里,與龍凰并肩站在一起。

  “安然你也想送死?哼,如果你沒有受傷的話,我或許還會猶豫。可是現在嘛……呵,公熊那一爪把你傷的不輕吧?”

  “就算我受傷了,也照樣能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煉神」冒險團這邊一地的傷兵殘將,只剩下安然和龍凰還有戰斗力,而修為最高的袁金去引開公熊,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而龍凰一個筑基后期絕對不是他們這么多人的對手,他相信己方的實力。因此蔣廣興不再顧忌,立即與安然單打獨斗在一起。

  “不要殺我!我、我和他們不是一伙的,我是「煉神」冒險團的成員,你不能殺我……”

  嗤!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鄭玄死不瞑目!

  龍凰一轉手,就把三只小熊崽收進靈獸袋里了。然后抄起封神重劍沖幾個筑基巔峰修為的修士而去,利落干凈地一人一劍。快而準、準而狠,如殺雞宰羊一般。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可別忘了她是同一境界無敵的存在,筑基巔峰修為的都被她干掉了,那其他筑基巔峰以下修為的還不是砍瓜切菜一樣容易。

  “賤人納命來!”

  戰天海帶領一個小隊前來與蔣廣興匯合,卻不料看見「笑哈哈」冒險團第一、二分隊全員被屠的一幕。登時腦海一片驚怒,身體反應比思想更快一步發出攻擊。

  龍凰險險的接住戰天海的一招,巨大的沖力使她喉頭一甜,一股血腥味在嘴里彌漫開來。噗!

  “我要拿你的命祭奠我團死去的兄弟們!”戰天海是體修,他的武器是一把巨斧,有千斤重。再加上他本身的力量疊加,恐有兩千斤不止。

  噗!龍凰受力不穩,一口血噴出來。隨即瘋狂地調動全身靈力匯聚于封神劍之上“一劍斬神!”

  一劍揮退戰天海后,龍凰立即往嘴里送了一顆藥。然后不甚在意的擦去嘴邊的血漬,戒備地盯著對面同樣受以重創的戰天海。

  “你,很不錯!”戰天海看向龍凰的眼神簡直要瞎人眼了,戰意凜然。筑基后期就能與他這個結丹初期拼得勢均力敵,真是一個戰斗的好苗子。“但這不能成為我不殺你的理由,你殺害我團員的后果必須承擔”

  “你也不錯!”體修不愧是除了劍修意外最強的,不僅皮糙肉厚抗打耐摔,還能一個頂兩。“但是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然后兩人又一戰即發。

  “啊,安然你不得好死!”全身焦黑的蔣廣興從天上掉下來,剛巧落到龍凰和戰天海中間。

  “咳咳!不好意思,我會不會得好死,你是看不見了。咳咳……咳咳!”安然拖著一口氣回到地面。

  “副團長!”戰天海身后十五人立即上前圍住蔣廣興,卻發現他已斷氣。“戰隊長,副團長他、他死了!”

  嗯?戰天海伸手一探,果然沒氣了。“安然,是你殺了他!”其實也是多此一問,蔣廣興全身焦黑,明顯就是被異火燒的。而安然在幾月前得到一枚異火種子,全散修盟都知道。

  “是又怎么樣,咳咳,他技不如人,活該!”

  “雖然我和蔣廣興的關系不好,感情也談不上深,但始終是一個冒險團的。因此出于團規我少不得要幫他報仇,受死吧安然!”

  鏘!龍凰為安然擋下了戰天海的巨斧。

  “女人,你要多管閑事?”

  “不,我是「煉神」冒險團的成員,出于我們的團規,我必須保護他。”

  “哼,垂死掙扎!”別看戰天海四肢肌肉發達,可他的頭腦并不簡單。他知道和龍凰戰斗最好的結果恐怕是兩敗俱傷,萬一這期間再來一個漁翁,可就得不償失了。還是保存實力,以智取。于是他對他的隊員使了一個眼色,那十五人立即把「煉神」冒險團的傷員全部抓了起來。

  戰天海隨意抓來一個「煉神」冒險團的筑基巔峰修為的男修士,威脅道:“你們是乖乖自裁,還是……這樣!”毫不留情地一掌打碎了那男修士的丹田。

  “啊!”

  :。: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