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329章 武斗会
  此时,叶晨与拓跋流云,都盘膝坐在第五块悟剑石碑之前,心无旁骛,静心悟剑。

  韩家满门,则是满脸期待的在?#38405;?#40664;关注。

  虽然叶晨与拓跋流云,已经起了争端,但关系到整个韩家未来的命脉,因此韩家高层,还是希望两人中,至少有一个,可以悟通第五式剑诀。

  至于韩若琳呢,她其实也很忐忑。为了韩家的兴衰荣辱,她早就将自己当成筹码扔了出去。

  韩家昭告天下,谁能领悟出五块石碑中蕴含的剑诀,便是韩若琳的丈夫。韩若琳本人,也认可了此事。

  现在叶晨和拓跋流云,都有机会。

  也就是说,两人之中,或许有一个,会成为韩若琳的丈夫!

  韩若琳看了看拓跋流云,又看了看叶晨,脑?#27704;?#30005;光火石一刹那,闪过一些思绪——‘一定要挑选丈夫的话,我宁愿选择叶晨…这拓跋流云的嘴脸,太过丑陋,而且,底子不干净…’

  “若琳,你怎么看?”家主韩震,低声问道。

  “叶晨公子的底子,非常干净。”韩若琳脱口而出。“他刚刚觉醒武魂,来到枫叶城,他就像一张纯洁的?#23383;健!?br/>
  “哦…”韩震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若琳,我明白你的心意了。”

  “你明白什么了啊!”韩若琳顿?#26412;?#24471;失言,脸色不由一红。

  就在这时!

  轰——!

  广场中,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气息无比的恐怖。

  “哈哈哈哈哈——!”拓跋流云狂笑了起来,意气风发,猖獗得意到了极致。

  他站起身来,双手背负,有王侯之姿,气势越来越强,在他头顶上方的剑光之中,显现出来了一把古剑,天地间无尽的气流,都朝着这把古剑汇聚起来。

  这把剑,仿佛天子之剑,让得天地都要臣服。

  “第五式剑诀,果然是威力无匹啊…”拓跋流云迫不及待的将目光,看向了韩震和韩若琳。?#36299;?#22312;,终于知道,谁是真正的剑道天才了吧?高下立判!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与我相提并论的!”

  “这…”韩震喜忧参半。终于有人领悟出第五块石碑中蕴含的剑诀了,对于武斗来说,韩家又多了一些?#33258;獺?#20294;,拓跋流云,?#31449;?#26159;拓跋家族的族人!

  韩若琳却是心头一跳。‘不好!拓跋流云这?#19968;錚?#25104;功领悟出第五块石碑蕴含的剑诀了!那岂不是说,我…我要…我要嫁给他?’

  “韩若琳小姐,从今以后,我们夫妻二人,共掌韩家大权,一定要在枫叶城中,压倒其他豪门,重塑韩家昔日的荣光。”拓跋流云掀了掀眉毛,

  韩若琳呆若木鸡,心头一片苦涩。

  “若琳…这…这也是为了家族…”韩震叹息了一声。“大势所趋。哎……”

  拓跋流云,这才将目光,看向了还在领悟的叶晨。

  “没有用的。天赋不行,再怎么领悟都无济于事。”拓跋流云讽刺道。心中已经在盘算,如果处理掉叶晨了。

  然而!

  轰——!

  叶晨头上,也有滂沱剑意斩出,他一脸从容,淡定,站了起来,似乎,随着他的动作,周围天地,瞬间都被一股剑意笼罩。

  叶晨散发出来的剑意,与拓跋流云散发的剑意,呈现出来了一种分庭抗礼的趋势。

  成功了!

  叶晨也领悟了第五块悟剑石碑上蕴含的剑诀!

  而且,叶晨的十个赤级剑武魂,都晋升到了7品。

  “是不是很意外?”叶晨看着拓跋流云,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在这里,领悟第五块石碑,已经有些时候了,所以,你比我快一些领悟出剑诀。但这没有什么了不起。也不值得炫耀。现在,我们可以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继续,一起去领悟第六块石碑吧!”

  “呼——”韩若琳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看着叶晨的目光中,充满了希望。

  她是绝不想和拓跋流云,有任何瓜葛的,刚才,拓跋流云,成功悟剑,口口声声称她为妻,这让韩若琳都有些万念俱灰了,没想到,叶晨的表现,也很妖孽,不啻于是将她从火?#27704;?#25289;了出来。

  “竞争还在继续!”韩家的?#24187;?#38271;?#24076;?#28608;动得战栗,对着韩震道。“家主,无论如何,我们韩家,都是受益者啊!今年的武斗会,我们至少有两大强者出?#21073; ?br/>
  “的确如此!好,好!两位,休息一番,再继续吧!”韩震道。

  “我不需要休息,你呢?要不,你休息,我等你。”叶晨似笑非笑的看着拓跋流云。

  “哼!跳梁小丑!”拓跋流云无比厌恶的看了叶晨一眼,他一咬牙,不顾武魂的疲态,便朝第六块石碑所在的广场走去。

  叶晨笑吟吟的跟在他后面。

  两人再度盘膝而坐,领悟第六块石碑中,蕴含的剑诀。

  这时,拓跋流云的脸色,极为的难看,他双眸紧闭,额头之上,青筋乱跳,大脑发胀,像是要炸裂开来。

  一股股?#30475;?#30340;剑意,冲入拓跋流云的脑海之中,欲要将他的大脑和武魂都绞碎。

  事实上,刚才领悟第五式剑诀,拓跋流云就已经是倾尽全力了。他的潜力,都被榨干了。他已经到了极限。

  这第六块石碑,似乎是拓跋流云无法逾越的天堑,稍微一领悟,他武魂的呼吸,都有些紊乱了起来。

  拓跋流云,全身不受控制的战栗了起来。

  他?#30475;?#20381;靠着意志力,在勉强的支撑着。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不?#24066;模?#25105;不可以输给一个初来乍到的?#19968;錚?#38889;若琳是我的!我要借助韩家,彻底的崛起!我要将当年把我扫地出门的羞辱,百倍的奉还给拓跋家族啊!’

  随着思绪的混乱,拓跋流云的脸色,如猪?#25105;话?#28072;红了!

  反观叶晨呢——

  第六块石碑上,不?#31995;?#26377;剑道意志降临,被十个赤级武魂贪婪的吸收。

  十个剑武魂,一起领悟,的确太逆天了。

  虽然说,领悟这第六块石碑,难度已经比较大了,但十个剑武魂,都显得有条不紊,并没有出现什么混乱,不受叶晨控制的?#32431;觥?br/>
  “拓跋公子,不可急躁…要不,你稍事休息——!”韩震在一旁,也明显看出,拓跋流云已经用脑过度,力有不逮了。

  “我!”拓跋流云艰难的睁开眼睛,“我只是有些疲惫而已…我一定会成功的!而且,就算我领悟不出来第六式剑诀,这小子,同样不可能领悟出来——!”

  然而,话音?#31456;洌?br/>
  轰——!

  叶晨身上,剑意呼啸。

  他站起身来,千丝万缕的剑气,萦绕在他身体周围,就好像是一群臣子,要对君主效忠。

  “幸不辱命,成功领悟第六式剑诀。”叶晨爽朗而笑。

  十个赤级剑武魂,也尽数都升级到了8品。

  场边,韩家的人,都惊喜若狂。

  叶晨的表现,太过于逆天了。

  而韩若琳,则是有些汗颜——之前,她还认为叶晨剑心不稳,无法领悟出第五块石碑,没想到,叶晨摧枯拉朽一般,连第六块石碑中蕴含的剑诀,都悟通了。

  “叶晨公子,还要继续吗?”韩震眼放红光,呼吸都有些急促了。“接下来,是否要领悟第七块石碑呢?”

  不仅仅是韩震了,此时,韩家所有的高层,目光都炙热了。

  韩若琳也是眼放奇光。

  领悟第七块悟剑石碑,对于韩家来说,意义非常大——当年,韩家最为鼎盛时期,那一位黄级剑武魂的拥有者,他的记?#36857;?#20415;是领悟出第七块石碑。

  纵观整个韩家的历史,就没有任?#25105;?#20010;族人,打破过这个记录。

  当年那位韩家?#35748;停?#20381;靠着七式剑诀,纵横周国,在百国范围内,都名声斐然,同级别之中,绝无对手,甚至可以越级战斗。

  如果,叶晨也领悟出第七块石碑中,蕴含的剑诀,那么便平了韩家历史第一人的记?#36857;?br/>
  “当然要试一试了。”叶晨理所当然的说道。

  现在看来,虽然已经有些吃力了,但叶晨知道,自己还有潜力可挖。

  “请!请!”韩震的语气,都无比的恭敬了起来,率领韩家高层,一起陪同叶晨去悟剑。

  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居?#24187;?#26377;人留下来照看萎靡不振的拓跋流云。

  刹那间,拓跋流云便如被遗弃了一般!无人?#24335;潁?#24323;之如敝屣!

  “噗——!”拓跋流云急怒攻心,又是妒火如狂,喷出一口鲜血,昏厥了过去。

  来到第七块石碑之前,叶晨耗费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将第七式剑诀悟出。

  十个剑武魂,也是成长到了9品。

  这让韩家满门,欢呼雀?#23613;?br/>
  平了老祖宗的记录。

  这时的叶晨,也是有些疲乏了,满脸渗出虚汗。

  但他?#24613;?#20877;接再厉,一鼓作气,将第八块石碑中蕴含的剑诀,也一并领悟出来。

  稍事休息之后,叶晨如众星拱月般,被韩家的人簇?#24213;牛?#26469;到第八块石碑之前。

  领悟!

  所有的潜力,尽数都爆发了出来!

  一直到天黑,叶晨才将第八式剑诀悟出。

  一举超越了韩家老祖宗创造的记?#36857;?br/>
  十个剑武魂,达到了满级,十品!

  而那拓跋流云,便是?#20849;?#20110;第六块石碑。

  他反复尝试了多次,都无法领悟出第六式剑诀。虽然不?#24066;模?#20294;他明白,自己的潜力,也就是如此了。

  拓跋流云也知道,叶晨悟出八式剑诀,超过了韩家的记?#36857;?#25104;为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整个韩家,现在都对叶晨毕恭毕敬,认为叶晨才是冥冥之中,上苍赐予的救星。

  对于叶晨这种“喧宾夺主”的行为,拓跋流云被气得暴跳如雷。

  休息一夜。

  次日,叶晨继续悟剑。

  但是很遗憾,第九块石碑和第十块石碑,叶晨无法领悟。

  “哦……”叶晨凝神思考了片刻,便是了然,“我明白了。是我的武魂等级太低了!”

  叶晨的赤级武魂,从一品,一路狂升至十品。已经达到了极致。

  这时,领悟不到第九式剑诀与第十?#21073;?#37027;便是武魂的?#25163;?#38382;题。也就是说,最后两式剑诀,除了需要超级逆天的悟性之外,还得至少是橙级武魂,抑或者橙级以?#31995;?#27494;魂,才能能够领悟。两者缺一不可。

  不过,叶晨暂且也心满意足了。

  掌握了八式剑诀,已经让叶晨攻击力暴涨,气质都犀利了不少,一举一动,身上都有无形的锋芒之气渗出。

  叶晨在韩家住下,被奉为上宾。

  家主韩震,也与叶晨商谈,主动提出,叶晨可娶韩若琳为妻。

  对此,叶晨也?#27465;?#24936;颇多——初来枫叶城,叶晨就是无根浮?#36857;?#25214;不到依靠。空有十个武魂,却没有修炼的功法。在秦家,也蒙受了白眼与鄙视。

  短短几天过去,不但修炼了八式威力?#30475;?#30340;剑诀,而且,十个武魂,都满级了。甚至可以成为枫叶城五大豪门世家之一,韩家的乘龙快婿。

  身份地位,?#36127;?#23601;是一日千里。

  不过,叶晨暂?#19968;?#26159;推辞了,一切,等到武斗会结束再说。

  这一次武斗会,叶晨是带着任务去的。不仅仅是为了韩家的荣耀,更为重要的,是完成系统任务。

  这个任务一完成,系统应该会爆出让叶晨心满意足的奖品!

  一定要在武斗会中,?#24187;?#24778;人,镇压一切敌!

  见叶晨如此识大体,韩震又是对叶晨?#25991;?#30456;看。

  韩若琳也不得不高看了叶晨一眼——本以为,叶晨会急不可待的娶自己为妻,得到自己的身体。

  可没想到,叶晨推脱了。

  这让韩若琳对叶晨又生出几分好?#23567;?br/>
  武斗会,于明日,便会在城主府,拉开帷幕。

  临行前的一夜。

  韩震召集代表韩?#39029;?#25112;的五人!

  今年来悟剑的人,虽然数量依旧不减,但有所斩获的,便只有叶晨与拓跋流云。

  因此,代表韩?#39029;?#25112;的外人,也就是叶晨与拓跋流云,剩下三个名额,都被韩家族人占据。

  韩若琳?#19981;?#20986;战。另外两个参战者,一个名?#23567;?#38889;滔”,还有一个名?#23567;?#38889;鑫”。

  一般来说,为了避免族人的死伤,在武斗的时候,几大豪门,都不会派族人出?#21073;?#20197;身犯险。

  今年,韩家也着实是招揽不到更多的高手了,只能让几位最?#21028;?#30340;族人,披挂上阵。这也就是说,韩家的确已经穷途末路。

  “各位,明日,我们便将起身,?#36132;?#22478;主府。”韩震沉声道。?#36299;?#24517;,韩家目前的处?#24120;?#22823;家都心知肚明,的确是岌岌可危。毫不夸张的说,今年的武斗大会,决定了韩家的生?#26469;?#20129;!因此,五位,务必要竭尽全力一战啊!”

  “此?#21073;?#38889;家的目标,并不高,坐三望二便可。”韩震慎重道。

  坐三望二,便是指的在枫叶城五大豪门之中,战绩名列第三,算是合格。若能够冲击第二,那就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能够完成这个目标,那么,各位都会成为韩家的核心,?#27465;桑?#38889;家一天不倒,各位便能享受荣华?#36824;蟆?#38889;家也将倾尽所有?#35797;矗?#26469;培养各位!”这番话,韩震主要是对叶晨和拓跋流云这两个外人说的。

  “?#28909;?#39046;悟了韩家的剑诀,自然有义务替韩家争夺利益。”拓跋流云不阴不阳的道。“我们五人,代表韩?#39029;穌剑?#24444;此之间,也要熟悉熟悉,制定一些战术战略。现在,将自己的武魂等级,都说出来吧。不要有什么隐瞒。”

  “我,拓跋流云,橙级4品武魂!剑武魂!”拓跋流云,傲然说道。

  “韩若琳,橙级3品武魂。剑武魂。”韩若琳道。

  “韩?#28023;?#27225;级2品剑武魂。”

  “韩鑫,橙级2品剑武魂。”

  说完,这四人,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了叶晨。

  韩震也是殷切的看向叶晨。

  迄今为止,他们还不清楚叶晨的武魂等级。

  叶晨领悟出八式剑诀,?#28909;簦?#20182;是橙级武魂,那么,在武斗会上,一定会爆发恐怖的光芒!所向披靡!

  “赤极10品武魂。”叶晨随意道。

  “哈哈哈哈哈——赤级武魂???”拓跋流云用一种夸张的语气,爆发出来了狂笑的声音。“居然是赤级武魂?太垃圾了!也配代表韩家一?#21073;?#20002;人现眼!”

  拓跋流云,心中大定。原来,叶晨只不过是赤级武魂,那么,无论他领悟出几块石碑,上限也就是那样了。

  赤级武魂,永远不可能?#32479;?#32423;武魂相提并论!

  之前被叶晨抢夺过去的风头,现在,拓跋流云像是亲手夺回。“赤级10品武魂,领悟出来了八式剑诀,应该可以战胜一些橙级低品的武魂拥有者。但一定走不远。一辈子的上限,也许就是在城主府,成为?#24187;?#31934;兵,小头目。”

  “只是赤级武魂,?#19978;?#20102;…”韩震和韩若琳等,也都?#23707;?#36951;憾。

  “看来,今年的武斗,?#19981;?#24471;仰仗我啊!哈哈哈!韩家主,若琳小姐的婚配,你还得多多考虑,斟酌啊。”拓跋流云似笑非笑的道。

  “罢了,一切等武斗结束再说吧。”韩震道。“大家早些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会有恶斗。”

  众人散去。

  一夜无话。

  次日。

  几辆马车,载着韩家高层,以及叶晨,拓跋流?#39057;齲?#39118;风火火的?#36132;?#22478;主府。

  拉车的马儿,十分高大,如汗血宝马,奔跑如风,快到了极致。

  大约在一两个小时之后,前?#21073;?#20986;现一座巨大的府邸。

  这府邸金碧辉煌,美轮美?#36857;?#22312;府邸外面,居然还有城墙。

  高高的城墙上面,有不少的士兵在巡逻,目光锐利,表情严峻,一丝不苟。

  城门上,悬挂着一块?#21494;睿?#19978;书“城主府?#27604;?#23383;。

  “城主府到了。”韩若琳与叶晨同坐一辆马车。

  “嗯。够气派的。”叶晨拉开帘子看了一眼。

  “叶晨公子,你初来乍到,或许,还没有与人战斗过吧?”韩若琳问道。

  “嗯。没有使用武魂战斗过。”叶晨实话实说。

  “那……叶晨公子,千万不要紧张。你是赤级10品的武魂,?#33267;?#24735;出来了八式剑诀,并不是弱者。”韩若琳苦口婆心的道。“五局三胜,我们尽量?#25165;?#20320;在后面出战。”

  “哈哈哈…若琳小姐,你多虑了。我会竭尽全力的。我也不会怯战。”叶晨无所谓的笑了笑。

  而内心深处,叶晨的战意,已经汹涌?#28843;齲?#26080;法遏?#30130;?br/>
  他亢奋了起来!

  城主府戒?#24178;希?#39640;高在上,因此,马?#36947;?#21040;城门之前,韩家的人,便纷纷下车。

  马车,不能够进入城主府,必须步行进去,以示尊敬。

  一群人下了车,便要进入城门。

  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戏谑的笑声。“哈哈哈哈——韩?#31995;埽?#26412;以为,今年你们韩家,会放弃武斗呢。毕竟,韩家已经独木难支了。哈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还是要战。这不是自取其辱吗?哈哈哈哈!”

  一大片哄笑的声音随之传来。

  “哼!秦家家主,说什么独木难支?难不成,你们四大豪门,已经联手,要针对我们韩家了?”韩震怒声道。

  韩若琳在叶晨耳边道,“是秦家的人。秦家,为枫叶城第一豪门。”

  “秦家?”叶晨心里有些乐呵,挺巧的啊!

  这就是冤家路窄!

  叶晨看了过去。

  一大群彪悍的人,大踏步走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与韩震年龄相仿的?#24515;?#30007;子,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看样子就是秦家的家主。

  秦夜风的父亲了。

  叶晨目光扫过,在兵强马壮的秦家人群中,看到了老熟人秦夜风。

  今日的秦夜风,神色非常的?#20465;玻?#19968;脸的苦?#30130;?#33806;靡不振。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个时候,秦夜风目光一抬,恰好也是看到了叶晨,他眼中,掠过一抹惊喜之色,“叶晨朋友!!!!”

  此时的秦夜风,就好像是见到了大救星似的!激动得难以自持!

  与之同时,当初将叶晨驱逐出秦府的秦二公子,也是看见了叶晨,立刻,在秦二公子的脸上,便浮现出来了一抹嘲讽与残忍的表情。“哦,废物,你居然投靠了韩家?你还真是长袖善舞啊!”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叶晨。

  “嘿,我不但投靠了韩家,而且,还会代表韩?#39029;?#25112;。”叶晨飒然一笑。“我说过,要让秦家后悔,便会言出必贱。哈哈哈哈……”

  ………………

  (本章完)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