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最强团队 > 032 祈飞宇与祈元儿

032 祈飞宇与祈元儿

  飞鱼进入玉佛寺礼佛,却没能进入寺中的僧寮查看,自然也没法找到玉佛寺囚禁那女鬼小雪的所在。

  从知客僧口中得知,玉佛寺并不是什么着名大寺庙,寺中并没有专门的饭?#39134;?#27599;日的斋食都是寺中除方丈外的僧?#23546;?#27969;煮就。

  飞鱼诚恳地表示自小向禅礼佛之心,希望可以每天为玉佛寺烹煮斋饭,当?#24187;?#24102;发修行的饭?#39134;?#30693;客僧犹豫片刻后,终于在飞鱼强行拉他进厨房并为他做了一顿僧斋后,应允下?#19978;?#26041;丈告知此事。

  在方丈同意之前,飞鱼担下了每日为玉佛寺购买米菜蔬果?#26085;?#39135;用料一事。

  这天他一大早挑了两担新鲜蔬果入寺后,帮着清洗完毕后又帮着煮上,和寺中年轻僧人聊了一小会混个脸熟,才出寺来。

  没想到玉佛寺正大门处却乌泱泱地围了一大群人。飞鱼微微皱?#36857;饭?#21435;问时,却是发现不知道哪里传出的,玉佛寺那立于门外的牛皮鼓,居然长出了牛毛!

  玉佛寺在白石镇已有数百年的历史,门前那大鼓也不知年岁几何了,很多本地老人打小记事起就知道这鼓的存在。

  一时间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

  “这牛皮都剥了下来,怎么还能继续生长毛发?”

  “老鼓长新毛,这绝对不可能!”

  “哎,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是老天在示警!听说玉佛寺方丈在地窖中暗藏了一个年轻女子,那雪白嫩滑的皮肉,体轻柔弱一堆就倒的身子骨,啧啧……?#40092;?#37117;发新芽了,老鼓长新毛怎么就不行了?”

  人们顿?#26412;?#34987;这精彩的说书般的情节吸引过去了,围着那人:“来来来说详细点,再来个五铜板的版本的!”

  飞鱼冷冷一哼,情知这必然是鬼阴宗在背后搞的鬼,只是这说书之人多数也是不知道从哪里听来,?#30475;?#25910;钱办事的,盯着他也没用。

  他走去寺偏门那?#26412;?#36275;有?#24187;?#22810;的桐木鼓边上,仰头仔细观察,那鼓面还真确确实实地在一夜之间长出了长近半尺的枯灰牛毛。

  只是这已硝制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牛皮鼓,毛囊理应早就坏死失去了活性,又怎么可能会长出毛发来?

  飞鱼好奇心起,伸手欲拔下几根下来研究一下,却听到身后有个清冷之声说道:“这东西,你最?#27809;?#26159;不要碰!”

  他只觉这声音有点熟悉,转过身时,果然发现是韩伯明。

  “此话何解?”飞鱼知道对方是韩家医字脉的传人,倒也不敢托大,恭听下文。

  “阴尸之气旺盛,则死人生甲,燥皮长毛。”韩伯明淡淡说道,“此鼓皮怕是被高阶阴尸所污秽过,因此才有会出现此‘老鼓发新毛’之怪象,常人若沾染这尸气多了,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会吸引阴魂野鬼附体。这阴尸在玉佛寺门前如此挑衅,寺内的高僧大能却迟迟无甚?#20174;Γ?#24597;是……唉”

  韩伯明叹了口气,却是不愿明说,摇头离去。

  随着午时将近,气温不?#20185;?#39640;,来玉佛寺参观“奇迹”的?#31456;?#27665;众也是越发多了,不少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和腿脚不便的老大爷都鼓着劲地往里挤。

  无论外面怎?#21019;?#35875;言,仍有大量信徒认为老鼓生毛为佛祖化灵显的神迹,玉佛寺的香火倒是越来越旺了。

  飞鱼受不了这烟熏火燎的,也?#32842;?#19981;透这是什么情况,寻思着待晚上冒险者们碰头时再各自交换一下情报。

  如今他已与玉佛寺众僧混得甚是熟络了,却是一直未见到方丈的行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正寻?#25216;洌?#21548;到边上一清脆的少女声问道:“客官,汤圆来一碗不啦?”

  飞鱼转过头去。

  那是一身粗布花服的十四五岁少女,一手轻托着一个盛满了汤圆的大?#23601;耄?#20854;上飘出冉冉香气。

  飞鱼顿时心神大震,“你是……元儿!”他下意识中伸出手去拉对方,却被她轻巧躲开。

  “客官请自重……”少女轻咬下唇,脸上微微升起红晕,略好奇道,“你怎么知道?#21307;?#20803;儿的?”

  她扑闪着大眼睛,颇为不解地看着面前这失魂落魄的中年男人。

  那是十六……还是十七年前了?

  刚离开小山村的飞鱼,步入了车水马龙、光怪陆离的城市之中,这大千世界让他目不暇接的同时,也?#20204;?#24180;的内心也无比的卑微和空虚。

  然而总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填?#40723;?#30340;内心,丰满你的世界,让你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那个人。

  她叫元儿,比飞鱼小一岁。

  她爱笑,是那种调皮的笑,那种淡淡的笑,那种满足的笑。

  在一起的第一个元宵节,她亲手做了一大锅的元宵,在那租来的20平米不到的小房中静待他的归来。

  平日里年轻的飞鱼带着一身劳累晚上到家的时候,第一时间迎来的必然是元儿?#22836;?#25169;来的?#24403;А?#37027;一天的元儿却是站在门前,腰间系着红花布围裙,?#39134;显?#30528;同样?#19976;?#30340;头巾,露出了飞鱼这辈子所见过的最甜蜜的微笑。

  “汤圆要一碗不啦?”她俏生生地说道。

  飞鱼满脸的疲惫都化作了笑意:“在我老家,一般叫元宵。”

  他吻了上去,她激烈地回应着……

  然而一切的美好的故事,都开?#21152;?#22312;最没有能力的年纪,碰见了最想照顾一生的人。

  一个月后,元儿发现自己怀孕了。

  当她满怀心喜地将这个消息告诉飞鱼的时候,却没想到在爱人的眼中看到了退缩之意。

  “元儿,我们现在这情况……没存款,收入不稳定,连稳定的居住场所都没?#23567;?#39134;鱼缓缓地说出了让元儿感觉到晴天霹雳的一句话,“孩子……我们以后再要吧?”

  她的心冷了。

  她并不想要房子车子和很多很多的钱,她是个传统的女孩子,只想安静地与爱人一起生活,生个女儿,或是儿子。

  然而这个社会?#38405;?#20154;的期待并不止如此,飞鱼给自己背负上沉重的压力。他不想元儿大着肚子?#39277;?#20132;?#31561;?#21307;院,也不想在八月怀胎或是小孩?#31456;?#26376;的时候被房东扫地出门。

  飞鱼觉得作为男人应该要给妻儿最好的东西,但这些东西,他目前还无能为力。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争吵发生了,这?#38405;?#36731;的小情侣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他扬起巴?#30130;?#22905;倔强地仰着脸,任由泪水不断流下,却紧紧地咬着牙不愿低头。

  他愤怒的一拳砸在了墙上,任由指间鲜血淋漓,拿过挂在门后的外套,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

  飞鱼在公园的长椅上抽了三包烟,天亮前终于明白,元儿最想要的是什么,他想给她的,未必是她现在最南非要的。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很不是人。

  他最快的速度跑回租的房子,却不见了元儿的身影,桌子有一张纸条,上面有她娟秀的笔迹:

  “祈飞宇,我?#38405;?#24456;失望。孩?#28216;一?#21435;打掉的,我以后再也不会烦你了!”

  他疯狂地找她。

  电话打不通。

  共同的朋友都不知道她去哪了。

  他去她老家被打了出来,她也不在。

  十五年来,元儿音?#24230;?#26080;。

  飞鱼缓过神来,看着面前那个与当年的元儿有八九分相像的少女,强压下心神笑道:“不好意?#36857;?#21018;认错人了……”

  他伸手掏出几个铜板:“在我老家,一般叫元宵。”

  却听少女低头问道:?#25300;医?#31048;元儿。你……?#40092;?#25105;娘亲?”

  祈?#24076;?#26159;一个多源流的古老姓氏群体,非常罕见,即使是在如今的时代,这一姓氏排行榜?#28216;?#26410;列入百家姓前一千位。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