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别动,我看见你了 > 第一百六十一章:杨欺世

第一百六十一章:杨欺世

  “怎么了?”

  刑二问到。

  “不知道。”

  吴遗用脚去踢了踢那一堆土,想看看里面有什么,把万喜给吓到了。

  “有,有.....有只眼睛!”万喜吓得说话差点咬到舌头。

  “什么?眼睛?哪有?”刑二蹲下身仔细的翻找了一下,没看见什么啊....

  “这里.....”吴遗倒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一坨,已经全是泥土了,看上去就想是一坨大块的泥土。

  “这个?”

  刑二伸手捡了起来。

  “怎么了?”

  一个人听见了这里的动静连忙跑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没事,这不用你们,你们去看看那边吧。“

  吴遗看人来了连忙把人拦下来了。

  那人直接扭头看向万喜。

  ”没事。“万喜弱弱的说道,然后自己撑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

  见老大都说话了,那人也就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你没事吧。“

  见人走远了,吴遗连忙上前问道,万喜这一副腿肚子都打颤的样子,吴遗有些担心。

  ”没事,就是,就是有点想吐。“

  万喜看吴遗走上前了一步,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吴遗手里的东西万喜看着都害怕。

  ”吴遗你过来,把东西拿着。“

  刑二单手拿着那一坨泥对着吴遗说道。

  ”你没事就好。“

  吴遗对万喜说了句,就转身接过刑二手里的那一坨干净的被展开过的那坨。

  刑二就空出了手,拍了拍上面的泥土,然后接了起来。

  “这算是找全了吗?但是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不一定,解开看看来。”

  刑二摇了摇头,这间屋?#27704;?#26377;多少这样的东西谁知道呢?

  吴遗点了点头,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刑二的手上动作。

  “你别光顾着看我,注意周围。”

  刑二见吴遗只顾着看自己,就给了吴遗一脚,示意他注意着安全。

  吴遗这才想起,这屋?#27704;?#36824;有什么障眼法的存在,暗处到底隐藏些什么都不知道。

  “你也小心点。”

  吴遗点了点头,就转身背靠着刑二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咳!注意点!”

  见刑二和吴遗都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万喜也往吴遗那边靠了靠,?#20154;?#20102;两声提醒了一下,散布四处的兄弟们。

  “万喜,你过来,把我给你的东西拿紧了,你自己小心点。”

  吴遗看万喜一个人站在哪里也有点担忧。

  “没事。”

  万喜走到吴遗的周围坐下了,他今天真的是又累又难受。

  随着周围的味道越来越重,吴遗心里也越来越紧张。

  吴遗把那两坨肉捏在了一只手里,就像是公园里看见的那些盘核桃的大爷。

  “好了!”

  “小心!“

  随着刑二的一句好了,眼前的场景就猛然多了些东西。

  也在那一瞬间,吴遗看见在万喜刚刚靠着的那个墙角猛的冲出来了一个人,那人也不知到是想跑还是想杀人,冲着吴遗他们就冲了过来,吴遗只来得及说一句小心提醒他们一句就把手里的着两坨当作武器扔了出去。

  ”啊!“

  那人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吴遗会用这种东西攻击他一样,直接一个空手接白刃接的刚刚好,但是因为是空手接下的,空气中就多了一丝蛋?#23383;?#34987;烤焦了的味道,那人也发出了一声惨?#23567;?br/>
  一个被接住了,另外一个掉在了地上,滚了好几转。

  ”小心点!“

  刑二用空着的那只手,一把掀翻万喜,接住了那人丢过来的那一个肉坨坨。

  吴遗则是趁着那人刚刚的哪一个投掷的动作,一个闪现冲了过去,狠狠的一脚踢在了那人的肚子上,那人被吴遗一脚提回来墙角。

  ”没事吧!“

  吴遗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问了句。

  “没事,你们别过来!”

  刑二回了吴遗一句,冲着那边想要冲过来帮忙的人挥了挥手。

  眼前这个男人有没有什么后手都不知道,要是那些人过来被?#35828;?#20102;就不好了。

  “对,你们注意着你们周围,别管我们,万喜你也过去!”

  吴遗离这个男人最近,刚?#31449;质?#22826;紧张了吴遗来不及细看,现在得了空仔细看了看,这男人身上环绕着一股子黑气!

  这还是第一次,吴遗在人身上看到了这样厚重的黑色,要不是刚刚那一脚,吴遗是实打实的踹在了那人身上,吴遗就要怀疑眼前的这个不是人而是鬼了。

  人身上的气体,吴遗倒不是第一次看见了,才回来的时候吴遗是看不出来的,后来是得了这个木灵过后吴遗才慢慢的看得见了些。

  只是大多数普通人身上都是没有什么有颜色的气体的,只是人群中零星的有两个有不一样的人有点。

  ?#28909;紓?#21556;遗眼前的万喜,也是这两次见面吴遗才看见了他身上有着若隐若现的金色的气息。

  吴遗还不大明白这些气体的意?#36857;?#20294;是凭着颜色也能断定,这黑漆漆的一片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这障眼法,什么都能掩盖吗....

  吴遗可以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不,我就要在这里。”

  万喜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这摆明了跟他们两在一起要安全得多啊。

  也就这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人已经扶着墙站了起来。

  这头一抬起来,吴遗心里就咯噔一下,这感觉太过于诡异了...

  眼前的男人长着一张小鲜肉一样的脸,可头发却是花白的,就像是染的一样,一点都没有杂色,而那张脸,就像是打玻尿酸打多了一样,看上去无比的僵?#29627;?br/>
  ?#30333;?#21491;!”

  男子的声音突然?#22238;?#30340;在大厅响起。

  “什么?”

  吴遗皱了皱?#36857;?#20160;么左右?我的左?#19968;?#26159;他的?

  “是左右!左右你怎么了?”

  “不,他不是左右!”

  ?#30333;?#21491;没有这么矮!”

  “那,那张脸...是怎能回事?”

  ....

  “什么?”

  不单单是女人聚在一起从才会像五百只鸭子一样嘈杂,男人也是。

  刑二听了半天也没听清楚他们到?#33258;?#35828;什么。

  ?#30333;?#21491;?是个人吗?”

  吴遗听着觉着这不大像是在说方位之类的。

  “应该就是我?#31508;?#30041;在这里的其中一个。”

  万喜本来今天吐了两次脸色就不太好,现在脸色更差了,整张脸毫无血色。

  跟在万喜身边的分两种,一种是?#30097;?#23376;,也就是万家的人,都姓万。

  万家有个传统,万家的女子不外嫁,只有入赘的。

  不过后来,时代在变化了,人们的思想也有了改变了,也就有人不愿意入赘了,那么他们的孩子都会有一个万姓的名字,如果他要学习万家的东西,那么这个孩子从此以后就只能用万姓的那个名字。

  另一种就是家族势力,很多散人或者一些小家族,渴望得到更好的资源和待遇就会选择依附万喜这样的大家族,而这样的人在进了万家过后,就会有一个外号,然后都以此称呼。

  这个外号什么都有可能,不要说左右了,左左右右都有可能。

  “原来,他叫左右啊...嘿....”

  那个顶着左右的脸的男人钩唇一笑,双手成爪,猛地冲着吴遗冲了过来,拿手上还泛着黑气。

  “吴遗!运气!”

  刑二把那两坨肉往地上一放也跟着冲?#20384;矗?#21009;二虽然看不出来人身上的气体,但他可以看出这人的掌风的犀利。

  吴遗一听,连忙运气于身,运转手臂上的纹身,和那个男人扭打成了一团。

  过了两招,那人抽身就想?#30828;?#38754;跑出去,被紧随其后的刑二缠住了。

  那人想走吴遗就化掌为爪狠狠的抓了上前,一把扯碎了那人身上的衣服,衣服里面的东西叮叮当当的掉了一地。

  而衣服里面的肢体在关节活动的地方都有着黑色的线缝合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画的还是手术缝合的。

  反正看着这样的痕迹又结合着那张脸,吴遗只觉得越想越恶心。

  “啧,衣服都被弄掉了啊....”

  那人这样说着随手把身上残留的部分衣服扯了丢掉了。

  这一下子就看的更见清楚了,身上满是像是缝合的痕迹,要是吴遗在路上,街头看见了可能会以为这是街头的人体艺术。

  这人身上不但布满了这样的痕迹,更是每块皮肤颜色都不大一样,看着都不像是一个人身上的。

  吴遗虽然被镇住了,但刑二没有,刑二直接欺身而上,打了一套组合拳。

  吴遗回过神,也没有直接冲上去帮刑二,而是注意起了那人身上的黑气。

  之前没发觉,这人和刑二缠斗起来吴遗才发现这人身上的黑气好像也有着自己的独特的起伏。

  这起伏看着没什么规律可言,偏偏无论他怎么动,这东西的源头始终不变。

  这就像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活靶子一样,变着法的想让人去打那个地方。

  吴遗死死的盯着这些黑气最重的地方,那看着就像是黑气的源头一样,突然,那人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把这个背上的像是源头一样的地方暴露在了吴遗的眼?#21834;?br/>
  ?#27809;?#20250;!

  吴遗毫不迟疑地一拳狠狠地打在了那个地方,这一下子就像是把东西丢尽了水里,激起了阵阵波纹,只听见一声肉体?#19981;?#22320;沉?#39057;刈不?#22768;,这些黑色的气体,就像是被打破的冰面一样,裂得四分五裂,这人也应声而倒了。

  “厉害!”

  万喜第一个给吴遗鼓起了手,这一拳真棒!

  “可以啊,吴遗。”

  刑二喘了两口气说道。

  “这,取巧,而已,取巧而已。”

  吴遗这一次还真的是取巧,要是这人身上没有那什么不知名的黑气一样的东西,估计吴遗也发现不了那点。

  “什么取巧啊,在战斗里,这都叫必然。”

  刑二蹲下身小心的靠经了这个男人,以防有诈。

  万喜也是极为同意的点了点头。

  “要我过来帮你们一起吗?”

  看着事情?#36335;?#37117;处理完呢,万喜也想尽一点力。

  “别,你们都别过来,这人身上有什么古怪都还不知道,别轻易过来。这很危险。”

  刑二直接抬手打断了,万喜想要往这边走的行为。

  吴遗则是蹲下身去看刚才被他打落的那些东西。

  地上的东西并没有很多,只是因为大部分好像都是铁质的,或者金,银,铜之类的金属只制物,掉在地上才会叮当作响。

  吴遗都挨着看了看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有几个铜钱,几个果子,这果子看上去都像是用金属打造的,还有一面看上去像是用什么不知名金属打造的令牌一样的东西。

  其余的还有几个看不出材质,看不出样貌的东西,吴遗拿起来就随手扔在了一边,把这看上去像是令牌一样的东西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

  这东西吴遗一直以为只有小说或者游戏里才会有,还是他第一次在?#36136;?#20013;看见。

  “有什么发现吗?”

  刑二蹲在那男子的肩膀旁边。把他翻来翻去的仔细查看,为了以防这男子身上有什么古怪,刑二全身上下都覆盖着厚厚的灵力。

  “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我看?#24187;?#30333;。”

  吴遗把这令牌拿在手里把玩了一番,实在是看不懂这令牌上面的字,这看着不像是美化的简体字,也不像是一般的繁体字。

  这上面的字也许是为了好看,画的奇奇怪怪的,反正吴遗真的一个字都觉得不?#40092;丁?br/>
  “给我看看。”

  听见吴遗说他不?#40092;叮?#21009;二就伸出手示意让吴遗把这东西给他。

  吴遗直接伸手把东西给了刑二。

  刑二接过仔细的看了看,端详许久,突然说了句,“杨欺世?”

  ?#21543;?杨世欺?这是杨世欺的牌子吗?还有其他内容吗?”

  正在翻找这个男人其他衣物的吴遗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不是杨世欺,是杨欺世。”

  万喜坐得老远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杨欺世?谁啊?”

  吴遗抬头看向刑二。

  “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是他啊……”

  这东西谁知道,谁说得清,对吧。

  “啧。”

  吴遗啧了一声也不说话了,麻?#22330;?br/>
  “我怎么觉得,可能是这令牌打错字了呢。”

  万喜不着边的说了句。

  “不会的,不是令牌错了,这令牌还是手工雕刻的。”

  刑二摇了摇头,要是连人工都能雕错了名字。那他就真的服气了。
腾讯足球手游
搜狐彩票博客 连码组数 排列3定胆秘籍 体彩6+1开奖结果18140 竟彩篮球胜分差技巧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图表中彩网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网 世界杯足彩 甘肃快3开奖结果预测 喜乐彩 深圳风采怎么玩 中国福利彩票084期 梭哈棋牌游戏大厅 wx99cc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