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别动,我看见你了 > 第一百六十二章:脸2

第一百六十二章:脸2

  “要是,依着你的意思来这东西还是真的的话,那要么就是杨世欺那老?#19968;?#22312;骗我们,他的名字不叫杨世欺,叫杨欺世,要不然就是这?#19968;?#30340;名字,反正这些门门道道的麻烦得很,谁搞得清楚。”

  万喜一向不?#19981;?#32416;结这些东西。

  “这也不好说,万一那?#19968;?#30495;叫杨世欺呢,有没有可能他和杨世欺可能是师兄弟的关系,就像胡先生他们一样。”

  对于这方面,刑二倒是要了解的多,所以想法也要多些。

  很多门派都有各自的规定,?#28909;?#36827;了师门过后,弟子往往都是要改名的,一般会跟着师门姓或者师门有着一些专门的牌号。

  ?#28909;?#32993;柳,还有胡槐。

  他们到底姓甚名谁,刑二他们其实都是不知道的,当然,这可能是他们的真名,但也有极大的可能,这并非他们的真实姓名。

  这些名字,要么是师门族谱,要么就是师傅取的。

  “他是谁并不重要,他和杨世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要怎么把这件事情处理了,这样一个大活人,我们总要想办法把他带走吧,更不要?#30340;?#37324;还躺着三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人,这些事情怎?#21019;?#29702;?。”

  万喜走到了三具尸体的面前,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三具尸体已经被松了绑了。

  现在万喜带来的那些人正找了帕子给这三具尸体挨着擦了擦。

  都已经去了,在怎么也要体面点。

  本来之前还在猜想着尸体是谁的,现在想来很有可能就是?#31508;?#19975;喜派来这里驻守的两位兄弟,如果他们真的是这两个人的话,万喜是一定要厚葬并且为他们报仇的。

  “唉....”

  刑二听见万喜这样说叹的一口气,其实跟着万喜做事并不会遇到特别危险的事情,因为万喜本职是个商人,他继?#23567;?#26159;万家的商人,这即便发生了什么,最多也就只是遇见一些敲诈,勒索之类的,谁知道这一次会把命都搭在了这里。

  这么年轻的,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

  想想这些人也是倒霉,刑二跟着万喜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可是一次都没有出过事的。

  “这是,这是什么?”

  见气氛如?#35828;?#36855;,吴遗正准备说什么,却突然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吴遗本来是在翻衣服翻得好好的,却突然被眼前的莫名浓重的黑气吸引了目光。

  本来这人身上就满是黑气,刚刚吴遗那一拳虽是打散了不少,但总归是治标不治本,这人也只是被吴遗一拳打趴,晕倒在地而已,所以说还是有着黑气不少在围着他。

  而就在刚刚有一缕一缕的黑气,就顺着一些路线,在空气中留下了滑动的痕迹,逐渐游到到了这个人脸和脖子相交的地方。

  而在这气息所停之地,有着一条淡淡的,浅浅的灰色的线,看着就像是被人?#20204;?#31508;画了一道在脖子上一样。

  “什么东西?我看看。”

  刑二放下手里的这块令牌,也转过去仔细的看了看。

  “你小心一点,小心这东西有诈。”

  万喜看着刑二和吴遗凑那个诡异的男人凑的那么近,脸都快粘上去了,实在是担心不已。

  要是那人心怀不轨,假式晕倒的话,他一个暴起的暴击,就能给眼前这两人给予重击。

  “?#36824;?#31995;,不会有事的。”

  刑二毫不在意,吴遗那一拳可是实打实的,这人没这么抗揍。

  吴遗看着眼前像是炭笔画出来的痕迹,实在是忍不住了,伸手就向着那地方摸了过去。

  当然有着灵力包裹的手,就像是带了厚厚的塑胶手套,吴遗摸上去,没觉着有什么不对,或者说什么不对都摸不出来。

  反正眼下的人没有醒来的迹象,吴?#27966;?#25163;就揉了起来,就像是在?#20381;?#27927;土豆那样,大力揉搓。

  “你小心一点,别那里面有什么东西。”

  刑二看着吴遗毫无章法的一通乱揉,真怕那脸下面有什么,像是绵里藏针一样的,但凡那东西把吴遗割着碰着,恐怕吴遗就废了,毕竟那里面有什么病毒都不知道。

  偏偏他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解决这件事情,就只能让吴遗随心所欲的动手了。

  ?#25670;潰?#31561;一下,我好像摸到什么东西。”

  揉着揉着吴遗心里咯噔一下,刚刚他的手被挡了一下,吴遗感觉自己可能摸到了什么不该摸的东西。

  吴遗不知道摸到了什么,感觉硬硬的。

  “看看是什么东西。”刑二赶紧问道。

  吴遗凑近了点,想看个究竟,却被这?#33080;?#30340;黑雾遮着,吴遗完全看不清。

  “不知道,我看不大清楚,你来看看。”

  吴遗使劲的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实在是看不清,透?#36824;?#37027;黑雾,也就算了,让刑二来看看。

  “真是奇怪,看上去的感觉就像是人脸上的皮肤,只是这颜色好像要更白一点,你摸着是软的吗?”

  刑二凑近仔细看了看,这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画?#31361;?#31361;然在某个地方一笔画重了,那种感觉就只是突兀,看着不大像是一个整体。

  “没有其他的了么?就这样?摸着不像是柔软的东西呀,有点像是铁一样的,是硬的。”

  吴遗皱了皱?#36857;?#24819;摸的更下细一点,或者把这种硬的东西抠出来看看,却没想到这一用力,整个手指就猛地插了进去。

  “我去⊙?⊙!”

  其实也没有插进去很多,只是没入了指尖。

  但是这样的感觉来的太真实,把吴遗吓了一跳,就像是摸一块豆腐,猛地插了进去,没有受到任何的阻力,可是吴遗手下的可不是豆腐。

  “小心一点,你沿着这条线一点一点的把它弄开来看一看。”

  刑二目睹了全过程,一开始他也被吓了一跳,直到后来他发现吴遗并没有插进去,这?#20013;?#20026;反而像是在包饺子的时候不小心把皮给掐破了的那种感觉,没?#35828;?#37324;面。

  因此刑二断定这下面那张可能才是他的脸,而这上面这张可能可以撕下来左右的脸。

  ?#28909;?#26159;这样,那应该就可以弄开,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这什么情况?吓我一跳。”

  万喜也凑了过来,他刚刚虽然隔得不近,可是也是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刚才吴遗的情况,他也看了个清清楚楚,那动作也把他吓了一跳。

  吴遗倒是默不作声,只是默默的加大了他手下的力度,一点一点的用灵力顺着那一条并?#24187;?#26174;的灰色的线,划了过去。

  刚开始只是惊吓,现在更多了几分恶心和好奇,也不知道下面的是什么...

  于是一块东西就在被吴遗挫破过后,又被吴遗用?#21482;?#24320;了一条口。

  这条口越开越大,可诡异的是,伤口上没有一滴血流出来,这场景很是诡异,?#36824;?#22312;经历了之前那三具没有血的尸体过后吴遗也也习惯了不少。

  ?#36824;?#21556;遗现在已经是已经汗流满面了。

  吴遗划开这张脸的动作看上去轻松容易,就好像吴遗没费半分力气就弄好了,但其实,这对吴遗的灵力的消耗是非常大的。

  吴遗现在汗流满面不说,手上的筋脉,更是一抽一抽的痛。感觉灵力快耗尽了。

  虽然吴遗不说,面上除了流汗也怎么不显,却也依然被刑二察觉到了。

  “接下来交给我吧,你注意着别让他醒呢。”

  刑二开口解救下了吴遗。

  “好。”

  吴遗明白刑二这样说,?#36824;?#26159;想给自己留点面子。吴遗当然也不会厚着脸皮,勉强自己,干脆就顺着刑二的话,顺坡下了。

  吴遗把手从那皮里拔了出来,甩了甩,就直接往后一坐,坐在了地上。

  刑二看吴遗把手撤走了就只连忙伸手接上,顺着吴遗刚刚的位置,接着往下切了起来。

  吴遗,原本以为这张脸是完全贴合在了他的头上的,以为要接下来是需要完整的把这面皮割掉,才能拔下来的,却没想到他弄了一半的一半,刑二接手了另一半,这就像是被打开了开关一样,自己就整个掉了下来,这张脸就像这样轻松的被他们完完整整的剥掉了。

  这东西掉的干脆利落。

  一点都没有鲜血,也一点都没有损伤的痕迹,就像是这本来就是他的脸一样。

  而这面皮掉了过后,露出来的就是面部肌肉的那样的机理,但是没有一丝血色。

  吴遗原本是?#24187;?#30333;什么叫做面部肌肉的,而吴遗能看出来那是面部肌肉,也是因为那些肉是非常清晰的,能够看清楚那些肉,一道又一道,一条又一条的样子,其实因为没有血色,大多的肌肉都是苍白的,所以显得格外的明显。

  说真的,如果一个血淋淋的肌肉。裸露在外,你看着了可能会觉得很可怕,可你当你看到这样的一块一块白生生的肌肉的时候,你只会觉得莫名的有感觉,这个肌肉白到,大多人可能在外即便是看见,只会认为这是一块艺术品,用鸡肉?#21019;?#36215;来的。

  “这怎么个情况?他脸上没有皮吗?”

  吴遗虽然也不大明白,可有一点很明显,那白生生的东西绝对不是皮。

  “这摆明的脸上没有哇,他要是有皮怎么还会剥别人的脸。”

  吴遗喘了口气,淡淡地说道,这灵力?#25351;?#30340;速度比吴遗想的要慢,吴遗现在越发的明显的体会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

  在最开始灵力外泄的时候,他并没有当回事儿,特别是在后来木灵的出现,他们?#20302;?#36807;后很有效的缓解这样的情况,?#19978;?#22312;看来完全不是这样的,自己现在就如同漏了气的皮球,想慢慢漏气,不一次漏完是可以的,可着气漏完了再想吹回来就难了。

  “这有点古?#32844; ?br/>
  刑二很明显没有吴遗他们肤浅,他看见了更深层更重要的东西。

  “什么很古怪?是说这个肉……吗?”吴?#27966;?#25163;指了指他的脸。

  “对,正常人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除非他是专门的修行这个的人,可是,我?#28216;?#21548;说过玄学界有哪一个门派这样的。”

  刑二皱了皱眉。这种事件他可?#28216;?#21548;说,他的身边也重为发生过这样的事。

  “你不知道不也正常吗?你好好想想,这个是修炼不要脸的功夫工夫,怎么可能会到处传播,到处使用,摆明了都是暗地里,?#20302;?#22320;学的啊?#39290;?#37324;谁敢用,还不得都藏着掖着。”

  万喜倒是看得很开,他觉得刑二他们不知道才是对的。

  不得不说,虽然万喜有时候说话很讨打很欠扁,可是句句都在点子上。

  “我觉得万喜说的对,这有可能是私底下自?#21644;低?#23398;的。”

  还有可能是师门内部偷学的,或者师门故意?#25165;?#20154;去学。

  “好了,好了,这些都不重要,把他搬回去以后多的是时间给你们两研究。”

  万喜见刑二和吴遗都是一副不愿意走非要弄清再走的样子,就?#21507;?#30340;揉了揉头然后一手一个挨着提了起来。

  他还能忙着回去验DNA好确定死者身份呢。

  “我也想回去,可是要东西要怎?#21019;?#22238;去。”

  吴?#29260;?#23454;早就想走了,可是这眼前的情况却让他?#29260;?#20102;,他们来的时候是多少人,下面的人都明眼看着的,他现在突?#35805;?#22235;个人回去,这未免太蹊跷了吧。

  关键是,这四个人是?#35805;?#30528;走的,这点就很难解释了。

  “这都不是问题。”

  刑二一把挣开万喜的手,从裤包里把那一堆木牌掏了出来。

  所以像这样的东西,?#36824;?#26377;没有用,平时都要多揣一点,反正又不占地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对了,吴遗你是怎么发现哪里有问题的。”

  刑二拿出这一堆?#23601;?#24320;始组合起来,也不知道刑二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把两边木块拿在手里。把它们的头和头放在一起,就这样叠了那么一会儿就粘上了,还是甩不掉的那种。

  吴遗看着觉得神奇得不得了,也想了想,试了试,?#36824;?#21364;是怎么都没想到方法,难不成是刑二是把里面的桃胶给逼出来了吗?

  冷不丁的听?#21483;?#20108;问他这个到是把他给吓住了。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