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慕林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惊怒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惊怒

  曹氏开始不停地要求见承恩侯与承恩侯夫人。

  她想明白了,要把儿子接回身边,要让女儿不被谢家带走,她还是要依靠曹皇后与承恩侯府的权势才行!三哥虽?#36824;?#20026;平南伯,却不得兄姐信任,许多事做起来都束手束脚的,否则也不会想要谋取更大的权势了。她不可能事事都指望三哥,偶尔……也该向长姐长兄低下头,恳求他们垂怜,帮她这个妹妹一点小忙……

  承恩侯府那边态度冷淡,迟迟没给她任何回音,她却先收到了谢徽之辗转托人?#27704;?#30340;一封谢显之的亲笔信。

  谢显之在信中向母亲曹氏请安,并向她道歉赔罪,表示自己已经遵从皇帝?#23478;猓?#22238;到谢家生活,匆忙间没来得及向外祖母、母亲、舅舅与舅母辞别,他觉得十分愧疚,请他们恕罪。

  谢显之提到,通政使焦闻英大人赏识他的才学天赋,不忍见他荒废天资,因此给了他一封荐书,命他到外地书院求学。他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前不久他才尝试去拜一位京中的名儒为师,?#19978;?#26410;能成功,如今?#35874;?#20250;拜在另一位大儒门下,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才是。

  另外,父亲谢璞不日将前往北平上任,这一去,不知要过多少年才会回金陵城。谢显之如今还能与父亲在一处生活,妹妹谢映慧却已多日不见父亲了,若不能赶在父亲赴任之前,?#20384;?#35265;上一面,只怕就要几年后?#25509;谢?#20250;再见。因此,谢显之恳求母亲,让妹妹来见一见父亲,以全父女之情。

  曹氏看到这里,差点儿没把信给扔了。

  儿子这是什么意?#36857;?#36825;分明是他的笔迹,他却要叫妹妹去见谢璞,难不成……他这是想助谢家夺回谢映慧?!

  曹氏心头大痛,只觉得儿子背叛了自己,一时间,又觉得儿子一向孝顺,不可能会这么做,莫非是他听信了谢璞的谗言,才会故意在信里写这样的话?

  谢映慧本来听说哥哥来信了,以为谢显之是回谢家后又后悔了,写信来请求母亲原谅的,虽觉得快了些,但因为心里痛快,也没多想,便跑来陪母亲一同看信了。没想到哥哥没有在信?#34892;?#22905;想看到的任?#25991;?#23481;,反而还企图诓骗她回谢家去,她立刻?#22836;?#20316;了:“哥哥太过分了!我可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他怎能这般欺骗我?!我才不会回去呢!死也不会回去!”

  曹?#20185;?#21560;一口气,按住了女儿:“慌什么?母亲在这里呢,谁都没法把你抢走。你哥哥也只是叫你去跟你父亲告别罢了。礼数如此,你也不能埋怨你哥哥出这样的主意。他定是怕你被外人说?#35874;埃?#25439;及名声,才会昏了头的。”

  谢映慧哭着抱住曹氏的手臂:“母亲!我才不要去见父亲!他长年离家在外,对我漠不关心,只会偏着其他女人生的孩子,根本就没把我当成是他最重要的嫡长女。他都不稀罕我了,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他爱上哪儿去,就上哪儿去,我才不要去送他呢!就算别人说我?#35874;埃?#25105;也无所谓!反正舅舅舅母和表哥都知道我的为人,不会误会我的!”

  曹氏轻抚女儿的背,皱着眉头重新拿起仅仅读了一半的信,继续往下看。

  谢显之又老调重弹了,他还是希望妹妹谢映慧不要跟本家关?#30340;?#24471;太僵,即使是与外家更亲近,也不能抛开礼数,不敬本亲。他还提到,父亲对于妹妹在外头的一些言论十分生气,只是看在谢映慧年纪尚幼,又不在家中生活的份上,没有多说什么,免得坏了女儿的名声。可父亲也明说了,?#28909;?#26361;家不能妥?#39057;?#25945;养妹妹,导致妹妹将来在婚配上有所不顺,他定是不会善罢?#24066;?#30340;。

  即使谢映慧如今是?#38590;?#22312;外祖母家,也仅仅是?#38590;?#32610;了。她还是姓谢,是谢璞的女儿,没有改姓曹,也没有改?#36759;健?#22905;婚事的决定权,仍在父亲谢璞的手上。曹?#20185;?#20026;母亲,只有建议权,却不能做主。为了谢映慧的未来着想,她对亲生父?#23383;?#23569;要保?#25351;?#26377;的礼数。

  谢显之提醒母亲曹氏,不要擅自将妹妹谢映慧许配出去。?#28909;?#35874;璞不认可她为女儿选择的夫婿,即使人远在北平,随时都有可能一状告进京来。届时,妹妹就成了没有父母之命,私自与人订下终身的女子,名声扫地,再也没有闺誉可言了。即使是母亲与舅舅,以及那未来的姻亲,?#19981;?#36319;着丢脸的。谢显之不能眼睁睁看着妹妹落入那等尴尬的境地,所以才劝母亲,千万不要瞒着父亲,私下决定妹妹的婚配。

  曹氏这一回是真的把信给扔了。

  她气得站起身来,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一甩袖,就把桌面上的茶具都扫落在地。

  谢映慧被母亲的动作吓了一跳,呆呆地抬头望向她,脸上犹带残留的泪痕。

  她没看到哥哥信上后半部分的内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见母亲发怒,方才伸手去捡起那封信细看。

  曹氏转身去叫桂珍,命她将当日谢璞在大理寺牢狱?#34892;?#30340;几封亲笔信拿来,一封一封细?#22402;?#26041;才闭上了双眼,落下了两行泪。

  当日她大意了!只看到谢璞听桂珍说了平南伯为长子求娶谢映慧之事,亲笔写下了财产让渡文书,亲笔写下了和离书,却忽略了谢璞在信中从头到尾都没写明,要将女儿许配给曹文衡。

  不但如此,就连他在和离书上注明一双儿女会随母大归,也是有前提的——那是因为谢璞入罪,两个孩子无亲可依,方才随母亲生活。如今谢璞不但成功脱罪,还升了官,两个孩子有父亲,有祖母,有宗族,根本就不是“无亲可依”的状态。?#28909;?#35874;璞真要跟曹家撕破脸,告上金銮殿去,很难说皇帝会如何判决。

  曹氏心?#35874;?#24680;无?#21462;5背?#22905;能?#39057;?#35874;璞写下那么多信件文书,为何就没让他再多写一封许婚书呢?!?#28909;?#22905;如今有这份凭证在手,又怎会连女儿婚事的决定大权都未必能保住?!

  谢璞那混账东西,为什么就不能?#24616;?#27515;在牢里?!

  “母亲……”谢映慧又惊又怒又惧,她哭着扑向曹氏,“怎么办?父亲这是要背约毁婚,不肯让我嫁给表哥了么?我该怎么办?!”

  曹?#20185;?#21560;一口气,抱住女儿:“好孩子,别担心,母亲会替你解决的。你放心!母亲绝不会让任何人妨碍你做你想做的事!就算是你的父亲也不行!”

  谢映慧六神无主:“可是……可是哥哥在信里说……”

  “那是你哥哥在提醒我们呢!”曹氏打断了女儿的话,“幸好有他的提醒,我们可以事先做些准备,不会真让谢璞阴谋得逞的!你且安心在?#35828;?#20505;消息,我?#28909;?#23547;你舅舅舅?#24178;?#37327;一番,无论如何,也不能叫你受了委屈!”

  :。:
腾讯足球手游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一尾中特连准开奖结果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 电子游戏设计入门 足球比分新浪 今天的福彩中奖号 足球比分下载 天津泳坛夺金直播 东方6十1开奖结果规则 哪个里面有腾讯分分彩 浙江快乐彩12选5遗漏号查询 华东15选5什么时候开奖 河南快3走势图表 山东十一选五杀号定胆官网 广东时时彩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