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咸鱼提督的日常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姐头,你好像长高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姐头,你好像长高了?

  “嘟——嘟——嘟——”

  荆城大码头,远处的大海上一艘巨大的?#20107;?#27491;在缓缓朝着码头移动着,船上响起的沉重浑厚的鸣笛声,即使是处在码头以外的人群也能听的很清楚。

  码头上往来的人群逐渐变得有些躁动,不少在码头等待多时的老人明知道?#20107;?#19978;的朋友,恋人,又或则是他们离家远走的小儿子,即使知道他们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身影,但却依然在激动的?#28216;?#30528;双手。

  常年在各个码头港口上行走的旅客早已见怪不怪,因为这些永远都是码头上的常态。

  ...

  现在是下午五点,随着太阳的缓缓落下,空气也没有了两个小时前的闷热。

  巨大?#20107;?#30340;甲板上此刻却是聚满了人,栏杆上趴着各个年龄段的男男女女,他们远眺着前方不远处的码头,不停地?#28216;?#30528;手臂,更有的游客直接大声呼喊起了某人的名字,或许是思念已久的恋人。

  甲板平台的中间的桌椅上坐着一位手持咖啡杯,翘着二郎腿,打扮异常成熟的女人,当然,?#27493;?#20165;只是限于「打扮」成熟,各种意义?#20384;?#35828;,此人或许连少女都称不上,只能用「幼女」来形容。

  银白色的长发挽了起来,身上穿着一套以黑色为主的量身定做的女式西装,下身是短短的黑色包臂裙,根据大腿上露出来的两根黑色的线条可?#36828;?#23450;是吊带袜,小脚上的红色高跟鞋也是诱惑非凡。

  但是,没有人会对这个假装是成熟女性的幼女敢兴趣,如果不想被?#35828;?#20570;是变态,或者去宪兵?#27704;?#21507;几天牢饭的话。

  拿起手中有些微凉的咖?#32676;?#20102;一口,听着从?#25343;?#20843;方传来的喧嚣声,维内托眉头皱了皱。

  好不容易趁着那几个不省心的?#19968;?#30561;着之后,一个人偷偷跑到甲板上想要透透气,本来还想就着夕阳,一边?#37070;?#30528;傍晚的大海一边品尝咖啡,哪里想到前面就是目的地了,以至于船上的游客都聚齐到了甲板上,在这么吵闹的环境下,还?#37070;?#20160;么?

  轻轻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维内托叹了口气。

  对于今天到达荆城,她其实是有些意外的,在十几天前就买好了船票,?#32531;?#24102;着那群烦人的?#19968;?#19968;起上了?#20107;鄭?#21040;现在或许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也不一定,她也?#27704;?#27809;有去计算过。

  不如说她更希望再慢一点,因为对于这趟旅途的终点,她也并没有期待着什么。

  和周围的那些人不一样,她是舰娘,一个失去了提督,到处乱跑,满地方找人的舰娘而已。

  看着前方围在栏杆上大声呼喊着某人的名字的游客们,是家?#33368;?#22909;?#31561;艘?#22909;,维内托只是呆呆的看着,也没有离开的打算。

  她,其实还是有些羡慕这些人的,毕竟他们知道,这趟旅途的终点,有人在等着他们。

  而她呢?

  啧,那个爱调笑她的提督,别说?#20154;?#20102;,到现在还要镇守府的大家跑来跑去的找他,?#20154;?br/>
  或许也只有在梦里。

  在甲板上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维内托终于还是站了起来,把咖啡杯悄无声息地收入到舰装空间。

  踏着红色小高跟鞋,?#37027;?#22320;离开了这片吵闹的甲板。

  她要去喊那几个?#19968;?#36215;来了。

  ...

  默默回到船舱里的房间,打开房门发现天鹰还在看着看着书。

  因为窗帘被拉了起来,房间内有些昏暗。

  房间内的一张小桌子面前坐着一位穿着华丽的少女,粉色的长发安静的披在身后,似乎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声响,下意识的转过头头去。

  “维内托,回来了啊?”温润的声音中有些惊讶,天鹰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笑着跟维内托打了声招呼。

  淡淡的瞥了一眼天鹰,维内托点了点头。

  不是妹妹罗马也不是帝国,最后跟在她身边一起?#35825;?#23432;府出来的反而是天鹰,虽然不论是哪个她都不是很愿意就是了。

  随即转过头去看向了房间内的两张大床,床上?#30452;?#36538;着两个小女孩,一个个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没有一点睡相。

  看着这些小?#19968;錚?#32500;内托扶了扶额头,面露黑线,回想起自己那两个妹妹维内托就来气。

  死罗马还有帝国,把这几个麻烦的?#19968;?#20840;丢给了她,还什么美名其曰她是大姐头,平时也没见她们有多尊敬自?#28023;?#36825;种时候就想起她了!

  乌戈里尼虽然成长过一次,但是除了长高了一点,其它的也没什么变化,也就阿维埃尔和安东尼?#38706;?#20107;点了。

  “天鹰,前面就是荆城码头了,收拾收拾一下,咱们要准备下去了。”

  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一些清冷,维内托朝着天鹰提醒了一句。

  随后不等天鹰说话,维内托直接走上前去一把握住了阿米契亚的脚腕,用力一提。

  “唔呼(>_<)”

  留着口水正做着美梦的阿米契亚整个身体往下一滑,嘴里发出了一声?#24187;?#25152;以的叫声。

  迷迷糊糊中阿米契亚睁开了眼睛,一睁眼便看到了眼前的维内托大姐头。

  揉了揉眼角,打了个慵懒的哈欠,阿米契亚还没睡醒。

  “哈阿~维内托大姐头,早上好啊,到吃饭的时间了吗?”

  “吃你个头!”

  黑着?#24120;?#32500;内托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现在是下午,不是早上,快点起来洗把?#24120;?#25226;东西收拾一下,马上到了。”

  “啊咧?”阿米契亚有些疑惑,漂亮的大眼睛不解的眨了眨。

  “大姐头,怎么感觉你好像变高了呀?”

  被维内托倒吊着提在半空中的阿米契亚头朝下,发现大姐头突然变得好高。

  “噗嗤...”

  维内托身后的天鹰在去叫阿维埃尔的时候,听到了阿米契亚的话,不小?#30007;?#20986;了声。

  意识到不好,天鹰连忙用手捂住了嘴?#20572;?#25671;了摇头。

  只是眼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无法掩饰。

  回过头瞥了一眼天鹰,维内托面色冷酷。

  随即松开了阿米契亚的脚腕,于是小?#19968;?#25972;个人便掉了下去。

  “哎哟(>_<)——”

  坐在床上,阿米契亚摸着脑袋一脸奇怪,搞不懂维内托大姐头为什么要生气。

  :。:
腾讯足球手游
体彩河北11选5开奖结 四川金7乐走势图 网球场地图片 斯诺克世锦赛奖金 刘伯温四肖中特料2019开奖 有人玩极速时时彩吗 吉林快三官网开奖结果 乒乓球世界杯2019比赛时间 上海市福彩中心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电话 老11选5遗漏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61 河北快三走势图表 石家庄福彩站点分布图 公牛对国王胜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