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45.她发丝凌乱,扶着腰从他房里出来

45.她发丝凌乱,扶着腰从他房里出来

  秦隆被秦霄气的不轻,孟毓体贴的泡了杯普洱给他,“等雨小了再走吧?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咔嚓”一道闪电横空劈过,撕裂这漆黑咆哮的夜。

  秦隆猛地响起陶盈害怕打雷的习惯,他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边急步往外走着,边给陶盈发微信——把灯全都打开,我马上到。

  陶盈冷冷的回复——不用了,我已经回家睡下了。

  秦隆?#31561;?#27490;步,他怎么忘了,陶盈早就不是二十八年前,穿着芭蕾服躲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女孩儿了。

  他从前总以为陶盈是离不开他的,她依赖他的怀抱,崇拜他的强大。事实上,是他离不开陶盈,他?#19981;?#22905;笑起来的酒窝,贪婪她的美色。

  ...

  秦隆合着衣服躺在床上,他眉心纠结着,脑海里不断浮现出秦霄发给他的“绿帽子?#20445;?#32763;来覆去也睡不着。

  他和陶盈的夫妻关系早就僵化了,她心里很可能没有了他的一丝位置,照这么下去,他迟早得让位给别的男人。

  冰凉的指腹忽然触摸到他额头两边的太阳穴。

  秦隆猛地睁开眼坐起来,警惕的盯着不知何时进屋的孟毓。

  对方正跪坐在床上,对他笑得一脸安舒,“我帮您按按吧。”

  孟毓擅自闯入他房间的行为另他很不爽,他眯起眼,想说不用,孟毓却坚持道:“毕竟在这这个家里,我也是拿着工钱的。与其说是保姆,倒不如说是主人......就让我为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样我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我和昇儿,在这个家里,才能住的舒坦。”

  屋外雷声滚滚,秦隆的头皮快要疼的炸裂,他勉强捂着额头“嗯”了声。

  孟毓见状,识趣儿的扶着他?#19978;?#21435;。

  ...

  半夜十二点,管家老吴拿着手电筒到处巡逻。

  秦隆的房门忽然打开,一道瘦高的人影儿,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

  孟毓发丝凌乱,扶着腰路过呆楞住的老管家时,嘶哑着声音道:“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陶盈!秦隆可能只是喝多了酒,难以控制自己而已。我不想,他们夫妻两个再因为我而吵架。”

  老管家?#36530;?#30340;点头,孟毓刚抬起腿,又有些难以启齿的停下脚步。

  “家里还有......治疗破皮和淤青的药膏吗?”

  ...

  唐阮阮正在联谊会上和大家玩儿跳舞,秦霄一个电话扰没了她的兴?#38534;?br/>
  “出来!”

  唐阮阮走到人少的地方插起一块草莓蛋糕放在嘴里,坐在一张高脚椅上晃荡着两条玉腿,?#25226;?#26657;为了防止有外人进来惹乱子,早就锁门了。”

  “是么!”秦霄冷哼一声,“我立刻打电话给赵校长,让他取消双校的联谊会。”

  “......”

  秦霄站在校门口附近,足足抽了五颗烟,才看到他日思夜想的小心肝儿?#24187;?#21355;给放出来。

  她腰上缠着粉色的防晒衣,长头发披散着,下头穿着露大腿的热裤和白色运动鞋,站在路?#39057;?#19979;,就跟小精灵下凡似的。

  真他妈好看!

  秦霄勾着唇看她朝自己飞奔过来。

  “你怎么来了?”?#24378;?#27668;怪的,?#23391;?#20182;是什么不速之客。

  他在她脑门儿上轻轻弹了下,“我?#24515;?#24825;你了,?#30475;?#30475;见我都拉着小脸儿。就不能开心点儿。”

  “不能呗,”她撇撇小嘴儿道:“我又不是卖笑的。”

  秦霄一愣,晒了下,他捉住唐阮阮的小手儿,在她无力的抵抗下把她拉进怀?#23567;?br/>
  “去联谊会了,嗯?”

  他用手撩起她耳边的发丝,轻轻揉捏她粉嫩的小耳朵,声音醉人的温柔。

  唐阮阮歪着头想躲开他的动作,可横竖是他的怀抱。

  “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大家当然要一起疯狂一起玩儿。”

  唐阮阮不让他摸耳朵,秦霄只好吸着她的发香,他知道唐阮阮不可能在联谊会上找对象,仅仅是去凑个热闹而已,心里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穿什么去的?是不是所?#24515;?#20154;的眼球都被你吸跑了。”

  男人就是这种别扭的生物,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女人万众瞩目,一方面又霸道的不许别的男?#19997;?#20282;她。

  “当然是泳衣啊。”唐阮阮眨巴着大眼睛,“联谊赛是在学校泳池举行的,大家找对象是要看身材的,后面还有下水的环节,当然穿泳衣最方便啊。”

  “......”

  他一顿,立时拧眉板住她的肩膀,“老子迟早被你气死!”

  他给她费的心,比手底下28万员工费的心都多。

  https:////

  天才?#24187;?#35760;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腾讯足球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