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五百三十一章 烦人的亲戚

第三千五百三十一章 烦人的亲戚

  不过花继业到了老宅那边,玄文江就拉着他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唠嗑,也不?#19981;都?#39532;氏的那些亲戚,马氏的亲戚来的很多。

  但是基本都是奔着跟玄家攀关?#36947;?#30340;,没几个是真的吊唁的,所以玄文江也懒得出去跟这些说话。

  没一会玄安睿和玄安浩也都过来了,因为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攀关系也是很累的,他们几个躲到了后园子草垛那晒着太阳唠嗑。

  玄文涛是长子,也有一定的威信,这个时候他没办法躲,不过他一直在院?#27704;?#24352;罗事,倒也是没谁能?#19994;?#26426;会单独跟他攀关系,所以倒还算是轻松,因为都是面上事。

  晚上,还没入夜,花继业就回来了,玄文涛今个没让他在那边,那他回来陪着玄妙儿了,回来洗了澡,他才进屋的。

  这一夜睡得不错,第二天早上玄妙儿醒了的时候,花继业就出去了,因为马氏出殡,早上比较早。

  玄妙儿听着外边的哭喊和哀乐声,也知道这是马氏在这村里的最后一程了,这人终于走了。

  中午时候,花继业就回来了,仍旧是在门口就脱了孝服,然后用辟邪的水洗了澡,换了衣服才进卧房。

  进屋坐下了,跟玄妙儿说起来现在老宅那边的事情。

  从坟上回来之后,爹和二叔还是去了老宅那边,他们小辈的都回来了。

  不过花继业还跟玄妙儿说了件谁也没想到的事情,那就是马氏刚起棺,那边荷叶就笑死了。

  玄妙儿真的再一次哭笑不得了,因为这事谁能想到的?竟然笑死了,这可见荷叶是多么的恨马氏,?#27604;?#33655;叶也是真的身体不行了,这对她来说倒是个喜丧了。

  花继业也是无奈:“不过荷叶的身份也不能正儿八经的下葬,这不是让我们小辈的回来,长辈处理呢,买了口棺材,找个合适的时辰估计就埋了,不能大办,丢人。”

  玄妙儿点点头道:“是呀,确?#20498;欢?#20154;的,这倒好,他们一起走好有个伴了。”

  花继业笑着道:“这不是伴,这是一对冤家下了地狱继续斗吧?”

  “真的是想不到的事,对了,安浩在家能待几天说了么?”玄妙儿这还没见着弟弟呢,因为玄安浩回来就在老宅那边了,估计来自己这也要先沐浴更衣,毕竟折腾了几天的丧事。

  “估计能待过五七。”

  “那时候?#22812;?#35745;也是快生了,也是秋收时候了。”

  “嗯,是呀,这个孩子生辰好,金秋收获的季节,以后能丰衣足食。”

  玄妙儿听完笑了:“你这真的是要当爹了,忽然这么成熟了,说的这些话?#19994;?#37117;不一定说得出来。”

  花继业敲了一下玄妙儿的脑袋瓜:“说什么呢,说起来,我真的是希望我的孩子好,我从小没有享受到过父爱,所以我希望我把我所有的爱都给孩子。”

  玄妙儿握着花继业的手:“我明白,其实人的一生很长,所以谁都会有不顺的时候,也都会有如意的时候,以前你的家庭没有给你温暖,但是以后咱们的家庭,会给你你想要的温暖。”

  花继业把玄妙儿的手?#27425;?#20303;,然后笑着道:“有你,我看着就会觉得温暖,你永远是我心里的第一位。”

  这两人说着话呢,心澈进来报:“老爷夫人,外边有说是老太太的七表姑的三外甥女,来拜访的。”

  玄妙儿看向了花继业:“不是吧?他们这没有脸么?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并且谁不知道我们跟那边的关系?这还好意思来攀关系?真的是有个藤就能爬。”

  花继业直接对着心澈道:“你出去回了,就说我昨天一夜没睡,刚睡了,夫人月份大了,没精力见客。”

  心澈知道什么意?#36857;?#23601;是不见,这个容易,她领命出去了。

  那个马氏七表姑的三外甥女见心澈回来,笑的嘴都咧到了耳朵丫子了:“姑娘,你们老爷夫人什么时候出来见我?”

  心澈对着那个妇人福了下身,该有的礼节规矩都不能少了,然后笑着道:“这位夫人,我们家老爷夫人都在睡觉,现在不方便见客。”

  那个妇人看看天:“这都什么时辰了,睡觉?不可能,一定是你这个丫鬟不办事,你没进去说么?我可是花夫人祖母的亲戚,这不能然走茶就凉了,亲戚也不认了?”

  心澈?#20146;?#25026;规矩,也最会处理这种事情的人,她一直带着笑容,还是很客气的道:“这几天祖母去世,我们家老爷夫人确实是跟着受累了,老爷昨天入了夜回来,一早天没亮就走了,夫人这?#21019;?#26376;份了,也是半宿半宿的熬着,这今天没事了,补一些觉也是应该的?#22253;桑俊?br/>
  那个妇人想说什么,可是心澈这话说的已经够严谨的了,她也说不出什么了:“那,那我改日再来,?#20197;?#20040;都要在这待到烧七。”

  心澈没有说别的:“那奴婢送?#22836;?#20154;。”

  那妇人最后也是跟心?#33655;?#19981;起什么气,只能回去了。

  没想到这刚送走这个妇人,还没进院,又来了一对中年夫妇,跟心澈说是马氏的三舅的儿子儿媳妇。

  心澈已经明白老爷夫人的意思了,就是不见这些人,所以也是用了刚才的那些理由,把这两人打敷走了。

  她回了院子,把这些跟玄妙儿和花继业说了一下,然后退出去了。

  这时候刘氏带着玄安浩来了,两人进来落了座,花继业起身给他们倒茶,然后也坐在了边上一起说话。

  刘氏道:“我就怕这些没有眼力见的人?#21019;?#25200;你们,没想到这真的来了,咱们家今天的门槛子都要被踩破了,真的不知道这些亲戚都是哪来的,反正都是来混几天的饭吃,顺便过来攀关系,不是找你爹问怎么发财,就是找你爹帮着办事的,反正一个比一个不?#31185;祝?#20320;爹让我告诉你们一声来,让你们还是先回镇上吧,要不你们也不得安宁了。”

  这个还真的是之前玄妙儿没想到的,因为自己知道爹娘愿意让自己在村里待产的,现在娘能这么说,也是真的被那些人吓到了,?#27604;?#33258;己也看出来了,今个这些人明天还得来,说不定更多,自己确实是不得安宁。

  :。:
腾讯足球手游